金钱社交替代灵魂社交,用户出逃,Soul未来还能走多远?

作者: 代锡海 来源: 代锡海 2020-07-21 09:44


疫情隔离,迫使人类探索线上非接触式交友方式,努力驱赶孤独。

自疫情期爆发之后,全球各地纷纷采取居家隔离措施,迫使人们的社交方式集中在网络,所导致的结果之一便是线上社交类应用产品用户大规模快速增长。全球知名社交应用Tinder用户在3月底全球范围了进行了30亿次滑动,创下了该应用单日以来的最高记录。在英国,从2月中旬到3月底,Tinder每日会话量增长了12%。事实上,无论是国外的Tinder、CatchU、Connected2,还是国内的Soul、积目、探探等,都出现了增长峰波。

笔者注意到,作为近两年来新兴社交势力,打着灵魂社交的Soul吸引了不少年轻用户的青睐。一位95后女性朋友曾经一度着迷Soul,扬言要在上面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然而没过多久,便从手机上卸载了Soul,理由似乎颇具典型性:哪里有什么灵魂伴侣,除了想要你金钱的人,剩下就是想睡你的人。

从社交媒体上的用户吐槽内容来看,卸载Soul基本指向了共同的一点:当你期望越高时,结果可能就会越失望。作为一款陌生人社交产品,Soul不但难逃陌生人社交定律,更可能陷入自己亲手设下的“灵魂陷阱”。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Soul的双重悖论

在社交领域,除了微信与QQ两个远古社交产品之外,陌生人社交领域永远不乏新势力。

陌生人社交行为,为何能够生生不息?除了原始的生理需求之外,还有更深次的原因。美国新泽西州立德大学心理学教授约翰苏勒说:“我们需要一个公共的自我来引导家人,朋友,同伴和同事的社会世界。”“但是我们还需要一个私人自我的内部空间,在这里我们可以反思自己的思想和感觉,而不受外界影响,而在这里我们可以保持自己的心理。”

陌生人社交产品,恰好满足了这种心理需求。在这里,没有熟悉的朋友,卸下自我防备,按照自己的方式活动,并期望找到自己理想的交往对象。

在社交产品领域,基于熟人社交关系链的微信与QQ,其地位无人能够撼动。然而,在非熟人社交领域,从红海之中杀出一条血路的Soul,在历经快速发展滞后,现在似乎难逃陌生人社交定律——陌生人社交应用为其用户创造的价值越多,用户流失的程度就越多。也就是说,成功匹配两个用户的约会之后,他们将逃出产品。

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报告显示,Soul在2019年9月月活跃用户规模近千万。不过,从一份最新的艾瑞数据来看,Soul的表现并不乐观。近一年月活用户数仅为五百万。而且近一年平均人均月使用时长只有15分钟,用户粘性较低。

(来源艾瑞数据)

更要命的是,一如Soul还要面对“灵魂陷阱”。这是Soul产品定位的重大缺陷,成也Soulmate,败也Soulmate。究其根源在于,Soul的社区属性侧重于肤浅,而不是诸如友谊、承诺以及价值之类的关系中真正重要的内容。灵魂社交的期望越高,失落也就会越大。从而加速用户的流失。

灵魂陷阱,是Soul成长的阿喀琉斯之踵。

二、男性视角下的产品体验

综合对比来看,Soul与国外产品如CatchU、Connected2、Bumble等都有一些相似之处。Soul是一款基于人工智能技术,以音、视频为主要,通过人格、兴趣、三观等主观维度,以及UGC内容来匹配交友对象的产品,初心是让人能够找到灵魂伴侣。

由于产品的设计,使得产品体验对女性用户更友好。因此,Soul赢得了更多的女性用户。Soul用户中女性占比55.54%,较明显地高于男性占比44.46%。在Soul上,一个用户可以实现与陌生人交友的途径有五种:过灵魂匹配、群聊排队、语音匹配、脸基尼匹配、恋爱铃。除此之外,也可以通过内容与私聊方式,进行被动式社交。

(Soul APP截图)

在和朋友聊完以及亲测之后,聊聊这款产品客观存在的问题:

1、语音尬聊至极

在社交媒体上有不少Soul的用户反馈,“语音聊天简直是最尴尬的设定!没有之一! ” 一位名为“rachel胖胖”的网友这样形容了入驻Soul的第一天:“聊的第一个人上来就问要照片,崩了;莫名其妙进入语音聊天,尬聊一分钟崩了。那种美好,于我而言,不存在的”

像我这样的粗糙汉子,没有人主动找我要照片,但是Soul会主动推荐聊天的机会。聊了几次之后的感受也是如此,尬聊比较多。虽然我是从事互联网的,但是当我想和对方试着聊聊其他话题如古籍版本鉴赏,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共同话题。

知乎上就有关于Soul语音如何不尬聊的一些攻略,例如如何在Soul(语音匹配)不尴尬的聊完三分钟?Soul语音聊天开场如何缓解尴尬?Soul怎么玩不尴尬Soul怎么找话题聊天? 这些攻略,其实也从侧面说明了尬聊这种现象普遍存在。

2、失落感倍增

前面讲到了Soul的“灵魂陷阱”,正是因为产品传达给用户的诉求是“帮你找到灵魂Soulmate”,所以用户决定使用Soul的期待时会相当高。站在用户的角度,当用户相信有一个灵魂伴侣之类的东西时,这会让用户感到理想状态是他和对方在各个维度上是完美结合的状态。如果不给他们不必要的额外期望,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很困难。Soul就是这样,从概率上了来讲,遇到灵魂伴侣的概率极低,用户的失落感会倍增,结果自然是导致更高的用户流失率。

3、精神上变得更丧

北德克萨斯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陌生人社交产品使用户专注于肤浅,而非线上约会关系中真正重要的事情。这一点表现在Soul的用户矛盾行为上。从产品设计的角度来看,Soul对于女性用户来说比较友好。如果女性用户在Soul表现不出来任何有吸引力的行为,可能就很难吸引到异性。但是如果想要表现出来更有吸引力的行为,而非本愿的话,这样本身会破坏其自尊心,让精神上变得更丧。当然了,这个问题因人而异,有人可能如鱼得水,不尽相同。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三、Soul的外困

打开Soul的首页,可以看到实时在线人数,基本上都要在五六百万左右(倒比较符合艾瑞的数据)。暂且不论这个数据有没有水分,Soul作为陌生人社交领域的新星,势头的确还可以。不够,Soul所面临的问题与挑战同样不小。前面讲了Soul存在的产品缺陷,接下来我们再看看Soul遇到的内外挑战。

1、因软色情遭网信办查处下架

2019年6月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依法打击利用互联网传播淫秽色情和“软色情”内容的行为,严肃查处一批违法违规网站平台。这其中就包括了Soul。然而,更为恶劣的是,Soul的合伙人为打击竞品,故意在对手的APP上散布有害涉黄违规信息,然后进行恶意举报,导致对方APP被下架损失惨重。最终东窗事发,相关人员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检察院逮捕。不得不佩服这样的“骚操作”,结果到头来是害人害己。

在反色情这个问题上,Soul的反色情审核机制又似乎失灵。有不少网友表示道:“主要是这个软件确实太多假人了, 盗图盗歌盗视频盗文字的数不胜数 ,有的甚至还骗炮骗钱,可官方从未对这些现象实施严厉打击 ,审核制度也很有问题 ,经常置顶一些盗来的内容。”

2、诈骗犯云集,成互联网爱情屠宰场

和部分社交平台一样,Soul不免也成为诈骗犯的聚集地。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有语音和视频聊天功能,诈骗犯很容易取得受害者的信任,诈骗成功的概率更高。

7月初中国青年报报道有一则标题为“温柔陷阱”的新闻,有2名受害者都是通过Soul认识了头像漂亮的网络女友。除了日常聊天之外,还有过语音聊天。在交往的过程中,网络女友引诱受害者购买非法彩票,且非法彩票平台都为同一个。经过警方破案之后发现,这是一起有组织的专业集体诈骗。

刚才说的这两位受害者是男性用户,损失金额几万块。对比之下,Soul上的女性用户受到的损失更大,少则几万、几十万,多则高达数百万。

(截图来源:知乎@独孤派)

在百度贴吧里,受害者直接PO出Soul上“才貌双全”的骗子。

(截图来源:贴吧用户wangmu1001)

3、产品“变质”遭用户抵制

任何不以收费为目的的交友平台都是耍流氓!对于Soul来说,付费模式也是必经之路。不过,相较于其他陌生人社交产品,Soul的用户似乎更有洁癖,对于平台的纯净度以及收费功能,很容易表现出排斥度。

灵魂社交变为了金钱社交。用老用户的话来讲,叫“不是内味儿了”。

以语音通话为例,当和对方聊天超过4分钟之后,要想继续聊天,就要不断充值才能延长通话时间。相较于按月付费模式,Soul的这种收费方式更像是温水煮青蛙,让用户不知不觉的陷入其中。关键是,Soul基于灵魂匹配的逻辑发展出差异化的VIP特权的收费,还是最高的。

由于对较高的付费以及社区纯净度不满,Soul用户曾一度加速流失。

写在最后:

对于Soul的用户而言,选择灵魂社交,还是选择金钱社交,可能始终是一个困扰在心头的艰难选择题。倘若可以通过金钱的方式,实现灵魂社交,也未尝不可。只是“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不知道需要通过多少金钱才能找到灵魂伴侣。于Soul自身来说,如何解决社区氛围不断被稀释与用户高期待之间的矛盾冲突,也许将直接关系着产品的未来走向。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