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支撑起蚂蚁的想象空间?

作者: 金德路 来源: 鹿鸣财经 2020-08-27 10:00

文|金德路

8月25日晚间,蚂蚁同时向上交所、港交所提交招股书。

虽然股票发行价格与目标估值尚未确定,但在支付、金融科技以及服务业数字化三个业务赛道上的强劲表现,蚂蚁集团将大概率成为今年规模最大的IPO。

十多年前,支付宝或许不曾想到,最初为解决电商信任问题而推出的配套设施,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商业价值。

如今各互联网巨头密集介入支付领域,如美团、滴滴、字节,它们推出支付业务的目的是为了完善自己商业闭环,为主营业务服务。

此外,亦有如京东数科一类金融科技服务商,近来将自己包装为“一个懂金融的朋友”,蚂蚁与京东数科或许也将在另一个维度过招。

支付对于O2O而言不仅是连接C端用户,还可以顺此连接到B端,开展金融产品服务。

支付宝在C端创新的产品,眼下被TMD们趋之若鹜。而B端,有京东数科等后浪追随,此外还有老对手微信支付。

蚂蚁在打败Papal之后,俨然成为了别人眼中的Papal。

01

2003年,淘宝推出后遇到一个尴尬的问题,作为线上交易平台,用户只是在线上谈价格,交易还是会回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老模式。

如果不能解决在线交易的支付与信任问题,不仅交易半径局限于同城,从长远看淘宝也无法彻底走到线上,于是淘宝问世第二年后,顺势推出支付宝,解决在线交易的支付痛点。

无论是买家还是卖家,另一个痛点无非就是担心钱,为此团队与银联合作,用担保交易解决信任危机。买家的货款打入到银行托管的第三方账户,而当买家确认收货后,淘宝才会把钱交给商家。

到2009年,在线支付领域有了变化,各大传统银行陆续自建APP,不过此后由于缺乏移动互联网生态,加之缺乏从批发(对公业务)转向零售(对个人业务)的经验,折腾了好些年的网银渐渐式微。

而支付宝与淘宝的高关联度,随着阿里电商平台的崛起,交易规模越来越大。那年支付宝用户突破两亿人,超越Papal成为全球支付领域用户最多的平台。

没有人愿意经历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因为其中的每一秒都是无尽煎熬。

2014年春节,微信支付的成功逆袭,就让蚂蚁集团上下经历了一次从天堂跌落到地狱。五六年光景,还很年轻的支付宝不知不觉被身后玩家奇袭。

这次事件一度让外界认为“微信只用1个礼拜就把支付宝经营10年的成绩做到了”。而在支付宝内部,也有一种被新事物遗弃的恐惧。

“支付宝修路,微信在上面开火车”,不仅原支付宝首席用户体验规划师白鸦有这样的感慨,连马云也忍不住在全员信上说变天了。

在移动支付领域,腾讯曾经教育了阿里,历经七年缠斗,阿里又教化了腾讯。在这场战争中,双方从线上打到线下,几十条赛道同时开火,最后却彼此成就了对方。

马云有一次在谈到竞争关系时,强调支付宝最应该感谢的就是腾讯,“如果你要打拳击,一定要和一个高手打”,这句话也可以用到当年与Papal的竞争上。

如今AT两家在国内支付市场的份额合计已超过90%,微信与支付宝获得的交易笔数和交易额绝对值,都在这几年时间里实现了数十倍的增长。

也是在这短短的几年时间,由支付宝进化演变而来的蚂蚁金服,俨然已经成为创新最快,继阿里、腾讯之外,市值最高的科技巨头。

任何公司都离不开生与死,创新是持续的动力,守旧是没落的根源。只是不身临其境,不在生死一线之间打无数个滚,将永远体会不到这会是怎样的一种涅槃。

02

谁都知道,微信支付的崛起,是靠流量喂出来的。

互联网公司对流量的渴望都甘之如饴,微信红包的成功证明,从社交为切入点进入支付领域不仅可行而且威力巨大。

微信支付靠着春节红包奇袭站稳脚跟,突入第三方支付,随后几年一直盯着支付宝搭建自己的支付体系。

譬如微信2015年推出的“零钱通”,功能几乎完全是在对标余额宝,转账、红包、扫码支付,当资金放在零钱通也能像余额宝一样产生收益。

可以说,整个2015到2016年,微信支付与蚂蚁金服两者之间的竞争,既是你死我活,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微信越来越像支付宝,支付宝也越来越像微信。

而等到2016年,移动支付市场的份额基本没有大的变化,支付宝近几年的市场份额都保持在55%左右。竞争让蚂蚁找准自己的优势,发力商家服务,比如大力推广扫码支付,一批码商诞生,小微和普通人开始通过科技手段享受到普惠金融的红利。

在另一头的创新路上,从2015年开始,支付宝频繁推出新功能,如蚂蚁森林、花呗、借呗、以及个人征信产品芝麻信用。

放弃社交后,支付宝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不折腾了,开始发挥阿里系更懂商业的特长,睡狮算是真正觉醒。

战略的枪口调整后,蚂蚁正式拉开反攻序幕,最直接的战术就是多维度增加旗下众多产品使用价值,以“有用打高频”来破微信支付的局。

在此背景下,支付宝之后所有的创新目的明确,比如花呗与借呗,它们的优势在于,能为个人提供多层次、多场景的灵活消费服务,或许是看到其挖掘消费能力、提升平台用户粘性的效果,大量后浪竞相模仿。

最近几年的美团支付、滴滴支付、多闪支付等产品,从产品内容上看,几乎都是照龙画虎。

如今第三方支付市场的格局已经牢不可破,王兴再执拗于微信支付还是支付宝已经没有一点现实意义,因为支付业务已经帮蚂蚁构建起了信任体系,而在这个体系的基础上又已经衍生出了更多元化的业务和更大的想象空间。

几年时间,蚂蚁金服作为行业探路者,引领了行业从科技金融到金融科技的转变。从在线支付工具出发,变为集个人理财、小微借贷、征信机构,个人互助等多个面向与一身的超级金融科技机构,而多维度的场景又为其下一个阶段性目标打造数字化生活开放平台,奠定了基石。

如果说五六年前,从支付起家的蚂蚁还在纠结发展方向是围绕科技还是围绕金融为先的论题,那么现在它显然已经找准了自己的清晰路径,用科技的力量去助力金融的普惠,再进一步融入每一个人的生活中,实现"生活好,支付宝"的愿景。

03

据统计,在公交地铁纷纷接入移动支付时,每天有超3.5亿人通过支付宝出行,单靠出行一周的体量就造出了“双11”的支付总量。

支付宝与微信相互竞争的结果是服务业数字化规模程度更高。早在2008年第一笔水电煤缴费就出现在支付宝,但在很长时间因为商家服务缺失,生活服务领域用户在线支付的习惯始终没有培养起来。

支付宝2017年推出的“码商成长计划”,使其服务半径得到很大拓展。在微信支付加入战局后,无论是菜市场还是商超,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二维码几乎成为每家店铺的标配。

2020年,一场疫情显著改变了业态,与此同时,“银发族”成为最后一批用“码”支付的人群。疫情中的健康码、生活中的水电煤缴费、各地政府推出的消费券使得支付宝与微信支付作为国民级APP的打开频率越来越高。

而在To B与To G市场,各行各业也将服务搬进支付宝。如各地市民中心陆续登陆支付宝,以北京为例,公积金、社保、一包、医疗健康,乃至出行、教育问题皆可以在北京通中得到解决。

如今定义蚂蚁越来越难,以前支付宝几乎等于蚂蚁,几年前或许会有人说花呗、借呗。未来或许会是生活服务,可能是出行服务,也可能是市民服务,四不像又皆相。

从解决中国人的信任问题,到金融科技的转身,再到深耕数字化服务,同时还探索用蚂蚁链来解决下一个阶段的信任问题,回顾蚂蚁金服的坎坷发展历程,它是行业的探路者,也是四处碰壁的开拓者。

数字化是未来国民经济发展的大命题,在这场数字化革命中,将会有一个更广阔的市场等待着蚂蚁金服。

不过是被数字化革命,还是引领数字化革命,这一切还得等时间和用户说了算。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