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折割肉卖房!许家印没有退路,或酝酿一个“新恒大”?

作者: 烟火商业观察 来源: 烟火商业观察 2020-09-09 22:03

文/烟火商业观察 胖猴

“红线”尚未落地,恒大就“抢跑”了,用媒体的话来说,“恒大打响2020年‘金九银十’楼市促销第一枪”。

不同以往,恒大这一枪,首先是目标高远,气势逼人。

9月6日晚,恒大召开营销大会,恒大集团掌门人许家印在现场正式下达今年9月和10月的营销“军令”:每个月销售目标1000亿元,“金九银十”要卖2000亿元。

单月销售过千亿是什么概念?媒体直言,“历史上从未有房企实现过单月销售千亿”。

当然,作为行业龙头,在促销这件事上,恒大有自己的实力和底气。去年“金九银十”,恒大也进行过一轮促销,两个月累计实现销售1734亿元,连续两个月刷新房企单月销售最高纪录。

今年要单月销售千亿,两个月要卖2000亿元,相当于在去年的高基数上增长15%。问题是,在今年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恒大能实现许家印下达的“军令”目标吗?

其实,在打折促销引起的众声喧哗背后,是恒大对资金的空前渴求,许家印已经没有退路,非如此不可。


1.红线之下“割肉”自救

今年的房企,首先得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

这也不难理解,无数人的收入受到影响,即使有一定的现金流,也不敢轻举妄动,买房这样的大笔支出,更得小心谨慎。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是政策调控收紧。

8月以来,对房企施行“三条红线”的融资监管政策,还没有官宣,却已经在业内被广泛讨论,堪称悬在各大房企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进入9月,沈阳、东莞、无锡等地纷纷出台政策,对楼市进行收紧调控。杭州更是重磅出击,对土地市场、住房贷款、税收政策、限购政策、无房家庭认定等方面内容予以进一步明确规定。

二者之中,直接冲击恒大的,当属“三条红线”。

具体来说,住建部、央行召开重点房地产企业座谈会,明确收紧地产开发商融资的“三条红线”,包括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

据证券机构统计,有3家排名前10的房企触及了三条红线,意味着有息负债不能再增长,它们是恒大、融创、绿地。

换句话说,“三条红线”,恒大全部“踩中”。

用数据来说明,更是一目了然:2019年,恒大资产负债率为83.75%,大大高于同期房企60%的均值;净资产负债率约159%,同样大大高于均值;亿翰智库联合《国际金融报》发布“2019年50家典型上市房企现金短债比”显示,恒大的现金短债比为0.61,排名第49位,倒数第一是摇摇欲坠的泰禾。

踩中“三条红线”,恒大不能借债,但另一方面,恒大的负债始终高居不下。

恒大历年财报数据显示,从2016年起,恒大总负债都超过万亿元,2019年,恒大总负债高达1.85万亿元。

一边巨额债务压身,一边借债不能再增长,恒大要自救,只有花式促销,通过“割肉式”销售来回笼资金。

为了快速“抢钱”,这一次,恒大推出了“史上最强”的全国楼盘7折特大优惠政策,同时还加码“网上卖房2000抵20000”、“清尾最高8.8折”等多重额外折扣让利。

媒体算了一笔账,一套原价100万元的恒大房子,如果享受所有折扣优惠,现在购买只需要58万元左右。看起来,似乎是恒大在“让利”,实际也是购房者为恒大“助力”。


2.砸钱造车想超越特斯拉

房企日子难过,更难的是,许家印还砸下巨资,造了车。

谈许家印造车之前,有必要先提到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

2019年,李斌被称为“全中国最惨的人”,蔚来也传出或将倒闭,但到了2020年,随着超百亿融资到位,尤其是销量提升,蔚来活过来了,李斌又被称为“全中国最爽的人”。

究竟是什么在主导这种“逆袭”?不是别的,正是资金或者说资本。

作为中国前首富,许家印比李斌身家厚得多,但在新能源汽车这个赛道上,哪怕是许家印,钱也不经花。

据媒体报道,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恒大先后全资收购了英国轮毂电机制造公司Protean以及瑞典电动汽车公司NEVS,还拿下泰特机电有限公司70%股份,上海卡耐新能源58.07%的股份,更花费223亿元参股全球最大的汽车销售渠道广汇集团。

不仅如此,恒大还联合经手过奔驰、宝马、保时捷、兰博基尼等豪车品牌的15位世界顶级汽车造型设计大师,成立“恒大新能源汽车造型设计专家委员会”。

不难看出,许家印希望通过砸钱,获得“整车研发制造+三电核心技术”。事实也是如此,恒大已经构建了新能源造车的整条产业链。

接连出手,发挥作用的是资金。

媒体称,恒大计划用三到五年时间,赶超特斯拉,把恒大新能源汽车打造成全球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计划3年投入450亿元,2019年计划投资200亿元、2020年计划投资150亿元、2021年计划投资100亿元。

8月27日,在恒大汽车2020年半年业绩发布会上,恒大首次披露了2019年以来在造车上的具体投入。

发布会上,恒大汽车首席财务官潘大荣表示:“恒大集团2019年投入147亿元,2020年上半年投入30亿元,预计下半年投入27亿元,预计2021年投入90亿元,此后恒大汽车量产并实现销售后,集团将不再有投入。因此,恒大造车的总投入共计294亿元。”

相比于450亿元的“造车计划”,最新数据,是不是说明投入已经“缩水”?

媒体分析认为,恒大砸钱投入的资金,不仅没有缩水,反而超出很多。有媒体报道,仅仅在2019年,恒大造车就砸下近3000亿元。

举个例子,2019年6月,恒大先后与广州市政府、沈阳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在两地分别投资1600亿元和1200亿元用于建设新能源汽车及相关配件等项目基地。

巨额投入之下,尽管恒大已经一口气发布了恒驰系列6款汽车,但据恒大汽车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恒大汽车净利润亏损24.57亿元,同比扩大23.82%,其中,新能源汽车业务收入为5300万元,同比下降81.34%,净利润亏损12.7亿元。

这说明,许家印造车,仍然得“烧钱”。

尴尬的一点是,许家印虽然有心赶超特斯拉,但在中国新能源汽车新势力中,人们往往提到蔚来、理想、小鹏,对比特斯拉,称之为“三英战吕布”,恒大汽车鲜少被提及。


3.压力倒逼出一个“新恒大”?

恒大造车,还没有形成品牌效应,但恒大汽车的市值,可不是蔚来、理想、小鹏这“三英”能比的。

截至2020年9月8日港股收盘,恒大汽车股价为16.520元/股,总市值达2158亿港元,超过“三英”。

可能想不到,在市值背后,恒大汽车也有“拿地、融资”的目的。

《电动汽车观察家》检索恒大集团旗下汽车业务公司及下属公司在各地的拿地情况发现,仅2019年,恒大汽车业务板块公司就拿了736万平方米土地,其中有约338万平方米属于住宅或商业用地。

结合拉动股价,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新能源汽车仍然有政策支持,造车“可能成为恒大重要的融资渠道”。

也就是说,面对房地产整个行业下行及政策调控的压力,许家印寄希望于把恒大汽车培育成一个能拿地、能融资、能纵横二级市场的“新增长点”。

不得不说,这一策略,比较高明。

对比另一个房企龙头万科,感受更明显。在头部房企中,万科是最先公开喊出“活下去”的公司,但对于行业压力,万科是怎么调节的?一大策略是,养猪。

且不说养猪是个周期性行业,单单是牧原、新希望等巨头,早已经占据了大部分市场,留给万科杀伐的“地盘”,更多只是旗下业主的消费需求。尽管万科业主的需求也不容忽视,但能量并不是太大,正因如此,万科养猪,远不如恒大造车的想象空间大。

这样说来,恒大促销卖房和恒大造车之间,除了资金的勾连,还有想象空间与发展时间的争夺。

畅想一下,恒大促销卖房之后,有了更多现金流,地产自救之余,也可以为造车提供更多资源,进而缩短与新能源造车新势力乃至特斯拉之间的距离,恒大汽车渐渐树立自己的品牌。

显而易见,这是比卖房更能刺激市场的事情。如此一来,或许会如一家浙江媒体所说,将有“一个更稳健、高质量发展的‘新恒大’”。

卖房与造车并驾齐驱,能跑出一个“新恒大”吗?谁也不知道答案,但可以确定的是,许家印只有跑得足够稳,才能抵达属于恒大的诗与远方。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