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竞争的终极三要素!收入?房价?科研潜力?

作者: 杨国英 来源: 国英观察 2020-10-06 22:55

文/杨国英

存量时代,一切均进入终极博弈!

中美之冲突,关键之关键,是全球经济增长进入存量博弈。

互联网巨头,纷纷连接线下实体,缘于纯线上已进入存量博弈。

而城市竞争,在度过前20年的增量时代之后,也已经进入到存量时代。

城市竞争的存量时代,其标志是二线城市疯狂的“抢人大战”,这要是在10年、20年前,绝对是不敢想象的,那个时候的城市竞争,还处于增量时代,不要说一二线城市,就连三四线城市,都不愁没有人口净流入——只不过,相比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的净流入,相对少一些。

但是,现在的城市竞争,已经迎来了惨烈的存量博弈!

这一轮城市之间的存量博弈,始自2017年,由西安、武汉率先开启,杭州、成都、南京、合肥、苏州、长州、天津等随后跟进。

二线城市疯狂的“抢人大战”,不仅成了全国近乎所有城市的一道风景线,甚至连一线城市的“贵族”上海,今年都不得不放低了落户门槛——复旦、上交大、同济、华东师大的应届本科生,以及重点大学和重点学科的应届硕士生可直接落户。

城市之间的存量博弈,光降低落户门槛还没用,除非你是一线城市,否则,根本就没人理你,对于本科生,你还必须送钱、送房(租房补贴、购房补贴)……

但是,实践下来,送钱、送房、送户口式的“抢人大战”,并非所有城市都收效明显。

比如,以武汉为例,2016届至2019届,武汉大学的本科生留在湖北省就业的比例,并未发生明显变化,甚至2018年还出现了去广东就业的超过留在湖北就业的。而另一个同在武汉的华中科大,其本科生的去留湖北的情况,整体也与武汉大学相差无几。

再比如,西安、重庆和天津的985高校,几乎都仅有30%左右的应届毕业生选择留在本省(市)工作。

当然了,若论高校毕业生的去留情况,东北更是惨不忍睹了——比如,2019年,只有7.81% 的东北林业大学毕业生留在了黑龙江,17.2% 的东北大学毕业生留在了辽宁。

事实证明,狙击人才,让人才留下来、留得住,光靠一些优惠,显然是行不通的,关键还是要一些结构性的利好指标——这种结构性的利好指标,我研究之后,觉得重点有两个:

一个是“人均可支配收入/二手房均价”(收入房价比),这是个静态的结构性利好指标,用来评估这座城市的房价,相比人均可支配收入到底贵不贵?

还有一个是“发明专利授权量/常住人口(万人)”,这是个潜在的结构性利好指标,用来评估一座城市的科技创新潜力。

(杨国英观察制图)

(杨国英观察制图)

上面两张图是我们制作的,国内前20大城市的收入房价比和科技创新能力图表,收入房价比的平均值是2.5,科技创新能力的平均价是8.18。

从中我们可以发现,长沙、佛山和无锡,是前20大城市中收入房价比最高的三座城市。

也就是说,在这三座城市,如果你处于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平均线,而且又将收入全部用于购房(假设),则一年可以购房4.84平方米(长沙)、3.97平方米(佛山)和3.56平方米(无锡)。

反之,如果你身处深圳、北京和上海,假设你同样处于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平均线、且将收入全部用于购房,则一年仅能购房0.9平方米(深圳)、1.01平方米(北京)和1.38平方米(上海)。

所以,从静态的角度看,一线城市、以及南京和杭州对于抢人、留人,是相对缺乏竞争力的,但是,如果从发展潜力看,尤其是科技创新的潜力,一线城市、以及宁杭,却又是比较具有竞争力。

对比以“发明专利授权量/常住人口(万人)”为参照的科技创新潜力,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北京、深圳、南京和杭州,远远高出平均值8.18,分别为24.61、19.42、14.58和11.34。

北京、深圳和杭州的科技创新能力强,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南京科技创新潜力的如此之好,这还是出乎我的意外了,这或许与南京的高校多(全国第3)和科研院所多密切相关。

但是,静态表现(收入房价比)最好的长沙,在科技创新的潜力,却又是实实在在的最差,“发明专利授权量/常住人口(万人)”仅为0.57,人均科技创新潜力仅为北京和深圳的1/40和1/25。

综上,在存量博弈的时代,一座城市吸引和留住人才,核心之核心,无非是三要素,房价,收入,科研潜力。

之于中端人才,收入房价比高的二线城市,无疑是最合适的,这里更容易安居乐业,更容易岁月静好。

之于高端人才,科研潜力强的一线和强二线城市,可能更具有吸引力,这里的新兴产业,可以提供更高薪酬的就业岗位,也能成就未来更好的自己。

至于低端人口,说实话,可能有点伤人,但这就是现实,除非是原住民,在一二线城市,他们更多的是流动人口,是很难真正扎根的。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