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平安的2020:增持当日汇丰控股崩盘 老将出走新官上任

作者: GPLP 来源: GPLP 2020-10-08 20:43

作者:芋圆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在A股市场,中国平安是一个另类的存在。

中国资本市场起起伏伏几十年,历经股市的斑斓诡谲,产业更迭升级的大浪淘沙,无数企业裹挟其中向前,中国平安就是其中之一——1988年从深圳蛇口走出来的中国平安(601318.SH/02318.HK)如今已成为综合金融业务为一体的金融巨鳄。

只是,在风光发展20多年之后,中国平安还能持续风光下去吗?

这是一个问题。

李源祥出走 马明哲辞任

2020年对于中国平安来讲一切并不安定。

公开资料显示,自从2020年初开始,平安系已有20位高管辞任或调离原职务,这意味着平安系高层正在经历新一轮动荡:

此事要从平安集团前联席CEO李源祥开始。

2020年1月31日,平安前联席CEO李源祥正式离职,下一站去往友邦保险任集团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关于李源祥的离开,引发了市场众多猜想,绕来绕去都离不开友邦保险为了挖“金墙角”而开出的天价薪酬。

据相关公告,李源祥在友邦保险于2020年的薪酬将包括846.6万港元的年度基本薪金、198万美元的短期奖励目标及396万美元的长期奖励目标,年度目标总薪酬为702.53万美元。

此外,对于李源祥离开平安而失效的长期奖励金等,友邦保险做出补偿,补偿总价值为2815.11万美元(约1.98亿元人民币),将在六年内分批次归属。

(来源:中国平安2019年年报)

虽然李源祥的离任公告于2019年年底就曾公布,但对平安来说,其终究失去了一名为平安奋斗16年的老将。

而在中国平安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曾谈及李源祥的离任,“平安对市场上输出了很多(人才),如果市场可以给出很好的价格,我觉得我们应该让他们去。后面还会有人上来,平安的人才梯队是很强的。我们有句话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平安构建在任何一个岗位上都有很好的梯队,而不是依靠任何一个个人。像我个人对平安的作用是越来越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一语成谶。

2020年3月16日,平安集团副董事长任汇川宣布因个人身体原因辞去公司执行董事、副董事长职务。3个月后,任汇川正式入职腾讯,担任腾讯集团高级顾问,参与互联网保险业务。

相比李源祥来说,任汇川是平安内部“土生土长”成长起来的,其于1992年毕业后就加入平安,经过了“赛马文化“的选拔,也曾被业内认为最有希望成为马明哲的接班人。

也许是两员大将的相继出走,让65岁的马明哲开始认真考虑平安的高层结构,决定于2020年7月1日起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辞任后将继续担任董事长,可以说是“交职不交权”,同时CFO兼总精算师姚波将出任联席首席执行官。

来源:中国平安2020年半年报

资本运作频频出手 金融高手多次踩雷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然而平安却分别被富通和汇丰控股坑了两次,作为一家知名的金融机构,这多少有点尴尬: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9月20日,据媒体公开报道称,汇丰银行在得知客户进行“庞氏骗局”的情况下,却依然允许客户通过汇丰银行的账号“操作”转账数千万美元,受此消息影响,汇丰控股股价于21日暴跌5.33%。

不过,此时的平安选择抄底增持。

2020年9月23日,中国平安旗下平安资管增持汇丰控股1080万股,交易均价为28.29港元/股,交易金额为3.06亿港元。增持完成后,中国平安对汇丰控股的持股比例增至8.00%,取代贝莱德(7.15%)重回第一大股东。

来源:老虎证券

其实中国平安自2017年12月就开始增持汇丰控股,至2018年11月已增持至7.01%的持股比例,而这个时间段,正逢汇丰控股的历史股价高位期间。

2018年2月1日,汇丰控股的股价曾达到历史最高点75.77港元/股,之后便开始一路下跌。截至2020年9月30日收盘,汇丰控股报29.80港元/股,跌幅0.67%,较年初已下跌51.07%。

据悉,中国平安此次栽坑汇丰控股的损失很可能已经在400亿港元以上。

无独有偶,汇丰事件的发生让人不得不想起2007年的富通。

2007年11月,中国平安以18.1亿欧元收购了富通4.18%的股份,随后追加投资,将在富通的股份提高到4.99%,成为单一第一大股东,据报道两次投资合计约238.74亿元人民币,这也是中国保险行业在海外的最大投资。

很快2008年次贷危机来临,富通股价暴跌,比利时政府选择将富通国有化,并强行出售。平安因此“元气大伤”,2008年报中对该笔投资计提减值额高达227.9亿元,而2007年平安集团全年的净利润为155.82亿元,尚不足200亿。

半年报业绩首降 投资“眼光”也不行

如果说上述两次操作尚属偶然的话,那么,中国平安的投资收益持续下滑则令人惊讶。

平安中报显示,其2020年上半年投资收益情况不尽人意,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41.32亿元,而2019年上半年为275.31亿元,大幅转亏,总投资收益为858.99亿元,同比下降16.3%,净投资收益率及总投资收益率分别为4.1%及4.4%,均出现下滑,对于总投资收益率的下滑,相关人士分析主要为集团17%的资产被分为交易性金融资产,受权益市场波动影响较大。而净投资收益率下降原因为汇丰控股暂停派息。

来源:中国平安2020年半年报

无论是李源祥出走,还是马明哲辞任等一系列的高管变动,在上半年疫情、新会计准则等多重因素影响下,中国平安2020年半年报净利润还出现了近十年来的首降。

据其半年报显示,中国平安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为6299.56亿元,同比下降1.4%;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86.83亿元,同比下降29.7%,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1307.4亿元,同比下降28.1%。

从保险业务结构上来看,平安仍以寿险为主,2020年中报中寿险业务营收占比为59.53%,财险业务、银行业务占比分别为20.29%、12.11%。且寿险业务收入上半年下降4.4%,据统计,A股5家险企上半年仅中国人保及中国平安的寿险业务出现下降。

结合其最新变化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平安正在经历历史上的第二次寿险改革,而早在16年前,2004年平安在投连险上栽完跟头,便大刀阔斧的开始了第一次改革,砍掉了银保和团险业务,由投研产品转向保障性产品,对此,平安联席CEO陈心颖曾表示,第二次寿险改革自2018年中旬就已开始,围绕产品、渠道、科技三大方向,改革成果或将于2021年展现。

如此看来,2020年更像是中国平安改革实施的“阵痛期”,只是在国内经济承压的大环境下,集团高管“大换血”后,中国平安的此次改革能否顺利完成呢?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