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度独立融资,百度上演“大象跳舞”

作者: Alter聊IT 来源: Alter聊IT 2020-10-09 09:43

国庆假期前一天,百度披露了小度科技独立融资的消息。

吸引外界关注的同时,也留下了不少疑问:百度为何要在这样的时间节点分拆小度科技,以及走向资本市场的小度将担纲什么样的使命?独立融资,是否为智能音箱行业走出了一条新路?

毕竟从百度在2018年6月推出首款自有品牌智能音箱——小度智能音箱算起,前后不过两年多的时间,即使小度智能音箱早已连续多个季度登顶国内市场销量榜单,但智能音箱仍然被习惯性贴上“新物种”的标签。

百度此时给出分拆小度的计划,俨然有过一番深思熟虑。

01 当市场回归理性

距离阿尔法狗引爆人工智能的第三次浪潮,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的时间,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的态度逐渐从感性回归理性。

特别是在资本市场下行的2020年,当寒武纪打开AI企业上市的闸口后,围绕“人工智能是门好生意”的质疑层出不穷,大批还处于青春期的创业公司,被迫走出资本市场的温室,直面商业化的敏感话题。

一些在垂直领域扎根的企业,着实打通了商业的闭环,但讲述的商业故事并不性感:人工智能企业的毛利率普遍在50%左右,远低于SaaS业务动辄80%以上的毛利率,而且仅仅是算力和数据标注就占到了成本的40%以上。

原因也不难理解,当下的人工智能服务延续了传统的项目制模式,几乎所有的客户都是定制化,需要根据业务需求标注全新的数据,需要结合应用场景写一套新的算法,无法像传统软件服务那样进行边际成本为零的规模化复制。偏高的成本支出,无疑制约了人工智能商业化落地的想象空间。

如果说创业公司还有知难而返的权利,全面向AI转型的百度显然是“输不起”的玩家,人工智能在商业化层面的挑战,可以说是百度必须去解决的问题。

进入到2020年以后,百度AI的商业化进程进一步加速:先是在组织架构上打通了云和AI,确定了AI To B的战略方向,然后在新基建的浪潮中陆续和国家电网、中国建材集团、上海浦东新区等重磅客户签署了技术合作协议,百度AI正在以百度智能云为载体向全面商业化迈进。

而为了降低人工智能应用的边际成本,百度推出了飞桨企业版、知识中台、AI中台等通用基础设施,试图推动人工智能底层工具的标准化,继而像福特发明的流水线模式那样,为客户提供自动化、一站式的解决方案。

无可否认百度在AI商业化方面的努力,却也存在一个“小问题”:无论是百度智能云还是立足自动驾驶的Apollo,以及智能城市、智能交通、智能金融等衍生出来的黄金赛道,无不集中在To B或To G领域,在To C方向上仍相对贫瘠。想要彻底重塑外界对于百度的认知,以人工智能的视角重新认识和丈量百度,还需要在C端市场打造出新的杀手级产品。

在这样的背景下,小度可以说是百度在C端布局的关键一环,也是AI商业化新路径的优质标的。

02 小度的双重使命

早在2016年的《互联网趋势》报告中,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就给出了预言:语音是最有效的输入形式。

短短一年时间后,智能音箱就开始在中国市场生根发芽,以至于上演了一场速战速决的“千箱大战”,最终百度、阿里和小米成了其中的佼佼者。在巨头们的补贴刺激下,智能音箱开始以两位数甚至三位数的增长速度走进千家万户。

有些尴尬的是,智能音箱市场的热闹并未引起资本市场对语音技术的青睐,国内估值较高的人工智能独角兽,大半和计算机视觉相关。最为常见的解释是,语音交互设计的技术链条涵盖声学处理、语音识别、语义理解、语音合成等,比计算机视觉要复杂得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商业变现节奏。

也就是说,小度科技独立融资所关联的,不只是百度在C端的商业化野心,还牵涉到资本市场对语音技术的真实态度。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小度以863万台的出货量蝉联国内市场份额第一。尽管外界对于智能音箱的销量报告已经不再陌生,但对于百度而言,用户体验无疑是左右销量的决定性因素,也意味着语音交互在用户体验上已经突破了某些阈值。

同时按照百度官方披露的消息,小度科技的首次融资由百度资本和中信产业基金战略领投,IDG资本跟投,投后估值约为200亿元。单从市值上看,小度科技已经与云从科技、深兰科技等计算机视觉的头部玩家持平,并且远远拉开了云知声、出门问问等To B方向的语音技术类创业公司。

小度已然证实了新的可能:对于语音交互等入口级的技术而言,To C或许是更为适合的应用场景,人工智能的商业化不只有企业级服务一种路径。

当然,独立融资还只是小度在资本市场的第一步。从互联网时代跳跃到人工智能时代,新的入口背后是全新的商业模式,在商业营收和用户体验的博弈中,诸如广告等传统的商业模式可能不再适用。目前小度给出的答案是会员制,并在内容生态和技能服务层面动作频频,单是音视频内容就整合了抖音、爱奇艺、B站、腾讯视频等等。

类如会员制的商业模式能否跑通,还需要足够的时间来验证。但可以笃定的是,独立融资的小度提供了窥探资本市场态度的窗口,大概率将影响百度接下来的战略方向。

03 与之相关的猜想

同样是在2016年,“剧中人”李彦宏做出了比“旁观者”玛丽·米克尔还要大胆的判断:互联网的下一幕就是人工智能的时代。

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百度的战略一步步向人工智能倾斜,不仅是每年超过15%的营收投入到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研发,百度大脑、飞桨、Apollo、小度等AI体系的业务数量越来越多,百度的移动互联网生态也开始全面AI化。

如果说2016年之前的百度还是家互联网公司,如今人工智能的元素恐怕早已超过了互联网的占比。遗憾的是,外界对于百度的认知似乎还停滞于搜索引擎,即便百度在AI领域的投入和产出可圈可点,但百度近几年的估值却在持续波动,选择性忽略了百度AI产品的营收增长和潜在空间。

小度的独立融资乃至分拆上市的可能,不管是百度主动求变的结果,还是外部倒逼的革新,都是值得外界深思的现象级事件。

一方面,人工智能是典型的技术驱动型赛道,底层驱动力离不开技术,商业化又受限于技术的应用效率。以至于一些深耕语音技术的企业,在技术丰富度和“年龄”上普遍高于计算机视觉的创业公司,营收和估值却无法和后来者相提并论。

然而当资本市场都开始下行的时候,坐等技术红利期的出现已经不再现实,小度其实证明了另一种可能性:通过人群、产品和场景上的持续破圈,不断扩展市场份额和应用场景,照旧可以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对于脱虚向实的人工智能行业来说,在资本市场仍然决定着行业爆发时间表的局面下,无疑需要小度这样积极进取的“模范生”。

另一方面,百度对创新业务的策略也在发生改变,经历过转型的阵痛期后,正在抛弃以往保守的风格,走出原先的舒适区。至少小度的独立融资事件已经告知外界,百度的技术布局已经从战略谋定转向商业落地。

做一个大胆的猜测,一旦独立融资的小度被一二级市场所青睐,可以找到百度资源外的场景和入口,势必会进一步夯实百度加速技术商业落地的决心,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创新业务走向资本市场。

彼时哪怕百度不再刻意强调人工智能企业的定位,外界也将潜移默化地按照人工智能的估值逻辑重新审视百度的价值。

毕竟像百度这样人工智能领域深耕多年的科技巨头,不缺少技术沉淀,也不缺少对应用场景的判断能力,所欠缺的恰恰是自我刷新的勇气。

04 写在最后

作为互联网时代的霸主,百度在移动互联网初期转型地慢了些。但在人工智能的机会面前,百度意料之中的上演了一次“大象跳舞”。小度独立融资事件大概率只是百度AI商业化的一个里程碑,探寻技术商业化路径的必然。

与之对应的一幕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传出重估百度的声音,有分析机构透过百度的现金流来估算百度股票的内在价值,也有机构利用分部对标在求和的方式估算百度应有的市值。

小度独立融资或许也为外界提供了新的思路:每当技术驱动型的企业找到了合适的规模化落地场景,往往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想象空间。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