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力「1元店」,get 阿里巴巴这步棋的3个关键词

作者: 妮可 来源: 零售氪星球 2020-10-13 16:40

革谁的命or新机会?

     文 | 妮可,出品 | 零售氪星球

2020年国庆假日结束后,阿里巴巴马不停蹄地官宣启动「1元店」,还继续发挥造节天赋,新造了一个10月10日的厂货黄金大促“1元更香节”。

一个月后,就是天猫双11,“1元更香节”明显是要紧接上这个全球最大促销节,连环锁定消费者下半年的钱包。只不过,“1元更香节“由“淘宝特价”App主理,主打下沉市场。

微信图片_20201013144650.jpg

“全场超1亿件商品1元包邮。”

外贸大牌代工厂的平替化妆品、剃须刀、香氛护手霜、苹果快充线……百货家居、服饰配件及数码家电等各种日用杂货甚至食品生鲜。琳琅满目的厂货大集,活脱脱就是一个线上版「1元店」。

「1元店」不是个新事物,也绝非所有商品真卖1元,但这个口号喊出来,让你马上get到极致性价比的味道。今年3月底才上线的“淘宝特价版”,铆足了劲头要通过骨折价的吆喝,把千千万万厂货造势推出去。

有意思的是,2个多月前,拼多多刚补贴一亿元启动了首届“真香节”,从“真香”到“更香”,两家在市场上的针锋相对不言自明。

为什么此时发力「1元店」, 了解阿里巴巴这步棋背后的用意,有3个关键词:C2M、产业带和10元店。

C2M

阿里巴巴这次杀入「1元店」,不是普通复制街边小店,而是号称通过C2M模式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打通产业链。

早在2013年,阿里推出C2M理念的1688“淘工厂”。2020年,阿里重提C2M,淘宝特价版配上“超级工厂计划”和“百亿产区计划”。

此前,有一些小型C2M电商在市场上出现,比如必要App,但C2M热起来,拼多多功不可没。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接受《财经》专访时,谈过拼多多的独特性:“拼多多是把海量的流量集中到有限商品里,有了规模之后再反向定制,从而极大降低成本。”

C2M是Customer to Manufacturer的简称,即消费者直达工厂。这种模式强调制造业与消费者的衔接,也可以简单理解为用户驱动制造。

C2M最大的特点可以概括为:跳过品牌商、代理商、最终销售终端等渠道和中间环节,实现对中间成本的节省控制。同时,按需生产,用户先下单,工厂再生产,消除库存顽疾。

C2M产业链包括上游制造商,中游平台方,下游消费者。制造商根据平台方数据赋能,收集订单生产,中游平台方目前主要指电商平台。

随着大数据技术发展和消费升级,大型电商开始入局,包括阿里巴巴、拼多多、京东等,从2019年开始大力营销推广,声称利用流量和数据优势,为上游制造和研发环节赋能,提高生产效率。

C2M真正落地,最重要的价值就是“精准”,更短路线,按单生产,提高效率,也避免了浪费,C2M模式将深刻影响从生产端到渠道端的整个产业链,对消费行业产生深刻影响。

9月16日正式投产的阿里巴巴旗下沉淀三年的“新制造”样板“犀牛工厂”,其实就是阿里对传统服装供应链柔性化改造,C2M的一个“实验”工厂。已经有200多个淘宝中小商家、产业带商家、直播主播共享“犀牛工厂”。

微信图片_20201013144657.jpg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赵剑波博士说,“C2M模式对企业来说,是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非常关键的一个切入点。”

2019年,阿里巴巴、京东的京喜、苏宁、拼多多等大型电商纷纷加速布局,将C2M模式作为重头戏。但每一家具体落实到哪一步,真正给工厂带来切实的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绝非一日之功。

一位行业观察人士说,此前拼多多平台实现 “新品牌”生产流程的可视化落地比较简单,但真正推动一个一个企业实现极简供应链、C2M按需定产,还有很多具体的技术和细节需要落地。

产业带

“1元更香节”期间,淘宝特价版联合了145个产业带、120万产业带商家、50万工厂,除了C2M,「产业带」也是一个被反复提及的关键词。

这2年,电商平台往供应链上走,「产业带」的说法也被更多人知道起来。广东的数码,金华的百货,福建的家清,河北保定的纸品包装、山东高密纺织......都是有显著聚集特色的产业带。

几年前,阿里巴巴上就有一个「产业带」子站点,聚合特色产业带的好商好货,同时联合当地政府和第三方服务商合作运营。

2018年底,拼多多发起了一个聚焦中国中小微制造企业成长的“新品牌计划”,要扶持1000家覆盖各行业的工厂品牌,帮助他们更有效触达消费者,最低成本培育品牌。半年以后,这个计划下沉到优势区域产业集群,提出从“单厂扶持”向“产业带激活”,「产业带」的声量越来越大。

不只是拼多多和阿里巴巴,2019年底,京东京喜宣布已布局全国100个产业带,基于产业带提供“工厂直供”的好货。

今年8月京东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也提到:京东会在心态和能力上继续推进供应链的开放,下半年会继续强化供应链方面的合作,进一步布局产业带,包括数字化赋能,工厂升级以及C2M产品开发等。

据说,2020年,京东高管们有一个任务就是,去到各产业带走访,以便在供应链合作上进行更深入推进。

总体而言,随着今年疫情导致的海外订单的减少,国内很多制造企业正千方百计突破“纯外贸+代工”的困境。

最重要的是,新技术带来的模式升级。通过C2M带动产业带工厂数字化转型,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技术去提高效率,想象空间很大。内循环的大趋势下,电商们这一波C2M的推波助澜,那些感觉敏锐,能抓住这波红利的企业,有机会崛起一代C2M国货新品牌。

10元店

1元店or 10元店这个生意有得做么?

阿里1元店上线,除了让人想到硬刚拼多多,线下的「名创优品」也中枪,这个模仿日系的国内廉价日杂品牌10月15日就要正式登陆纽交所。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30日,名创优品在全球建立了4200多家商店,包括在中国的2500多家。2019财年营收人民币93.94亿元。

说阿里巴巴要主动对狙名创优品有点夸张,但廉价日杂确实是个蓝海。普通人可能一年也用不着去大商场,但可能会经常买各种小型日用品。除了一些街边不知名、不成气候的十元店,批发市场,品牌化的线下线上正规平台都不多。

去年春节,在北京工作的木木回在云南老家时,上学的表妹让她带几件「名创优品」的东西做礼物,使她对下沉市场品牌业态匮乏的状况有一个直观的感受。

没有人会拒绝优质低价的商品,不管任何品类,优衣库、宜家、沃尔玛都已经成长为世界性的巨头。在日杂小商品,近30年来,在一些发达国家,十元店,百元店的廉价日杂领域,已经成长出一些小巨头。

微信图片_20201013144702.jpg

3年前,「零售氪星球」在日本探访过源自丹麦的廉价日杂连锁店——FlyingTiger,这个1995年创办,主要以大约“10克朗”的小商品为主,全球有近千家门店,以欧美风的独特设计和亲民价格的日杂用品著称。

就日本市场本身,本土成长的大创就是百元店的元老,也是这一行业龙头,占有日本百元店市场的7成份额。

“优质低价”永远是全世界的通行证。

在日用杂货这个领域,阿里巴巴刚启动的「1元店」还是个新兵,但和拼多多、京东京喜一样,打磨C2M,加持「产业带」带来的新想象力,足以引发大家对更优质更低价的日用杂货市场的讨论和新关注。

此外,搅动市场热潮,让工厂去和电商平台和巨大的下沉消费市场直连,让更多人意识到整个产业链的新机会,推出新国货品牌,收获实惠的除了千千万万工厂,还有普通消费者。·

可以说,现在是个互联网红利消失,但AI红利开始的时代。淘宝特价的1元店,拼多多的新品牌,还有京东京喜……这场电商巨头们发起的游戏,带动更多「产业带」和工厂玩家,可能会带来所有参与者的多赢和共赢。

比探讨“阿里巴巴「1元店」要革谁的命?”更有价值的是,不如想想,作为产业链里的一员,如何抓住这一波红利。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