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娱乐生态倒逼,各大视频为何抢位3D动画?

作者: 螳螂财经 来源: 螳螂财经 2020-10-20 10:28

文 | 易牟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你说国漫为什么就不能稳定连载周更呢?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喷它?”

张韬今年31岁,在一家国企上班,清水衙门朝九晚五,每天下班之后就是老三样——看小说、玩游戏、追动画。

当“螳螂财经”问及动画的时候,他颇有些无精打采。

10月份,各大视频网站上火爆连载的追番,有相当一部分都陆续完结,这让最近一直“饱餐”的张韬,陷入了“无漫可追”的状态,颇有些无所适从。

“我感觉3D才是国漫走向成熟的机会,资本、产业链、文化、IP都有了,希望未来能把那些优秀的玄幻、仙侠、战争之类的小说,全都做成3D,别再让小鲜肉去毁经典。”

吐槽归吐槽,张韬对国漫的热情丝毫不减。为了看各个平台上的动画,他几乎充值了B站、腾讯视频、爱奇艺、芒果TV等多个会员,对每一个平台的国漫如数家珍。

一、追番已成青年群体常态,3D动画打开IP改编的生路

一直以来,动画给人的印象都是年轻化或少儿画,尤其是与日漫对比,更是让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但实际上,像张韬这样喜欢动画的80后并不在少数。今年4月份,微博国漫发布了一份白皮书,显示微博泛二次元用户已实现2.92亿人,增速超过10%,其中00后的占比仅为23.85%,超过76%的人群都是95后。


也就是说,追国漫的主流人群已经不再是一群青春期少年,有经济能力付费的人群也积累了一定的基数。

至于3D动漫能够崛起的原因,很大一部分要归结于国内泛娱乐生态的“倒逼”。

在过去二十年间,国内真人影视发展迅猛,但是动漫却一度停滞不前。能引爆话题的大多是《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汪汪队立大功》等少儿动画,虽然也有《秦时明月》《侠岚》《画江湖系列》等3D动画出现,但始终未能掀起什么大风浪,国漫崛起更像是一种打鸡血式的自我安慰。

以至于,当《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哪吒》这些院线动画电影获得了不错的票房,也不敢在媒体采访面前代表“国漫崛起”,这种信心缺失的背后,更多地是对未来的“不确定”。

终于有一天,中国泛娱乐生态的“野心”,不再容许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第一,动画原住民无排斥,人心思“崛”。中国90后的童年普遍接受过动画的熏陶,无论是《蓝猫淘气三千问》《葫芦娃》《黑猫警长》这些央视动画,都给一代人留下了深刻的记忆,观众其实是渴望动画的。

第二,大量IP聚集,资本需要一个宣泄口。过去二十年,网络文学井喷式发展,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201.7亿元,同比增长26.6%,创作者达929万人,累积作品达2594.1万部。从网络评价来看,仅仅是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唐家三少、辰东和梦入神机这“中原五白”,就积累了大量粉丝读者,作品改编潜在价值堪称金庸2.0。

近年来,传统武侠剧“无尽翻拍”模式逐渐被观众厌恶,拥抱小鲜肉收割流量的模式,收效也愈发微弱,而动画却是一片处女地,一众粉丝嗷嗷待哺。

第三,真人电视剧难以实现的,动画可以实现。传统武侠剧,艺人精湛的演技和服化道上的投入,是能够完成一部好作品的,金庸、古龙、梁羽生等作品,总体未脱离“凡人世界”,对后期特效的要求并不高。

但是,仙侠、玄幻、科幻之类的IP改编难度就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了,虽然有《古剑奇谭》《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现象级作品,但是对于庞大的IP储备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

粗制滥造一度流行,以《蜀山剑侠传》改编成的《蜀山战纪》来说,即便是吴奇隆、赵丽颖、陈伟霆这种演技派,也拯救不了口碑。

“动漫可以把很多电视剧没办法实现的东西呈现给观众,就拿《斗破苍穹》来说,电视剧版本几乎无法直视,‘斗气化马’的烂梗就不说了,这种‘小鲜肉+垃圾制作’根本就来收割流量的。”

在张韬的眼里,过去“粗制滥造”的网剧毁了一部又一部小说,如《诛仙·青云志》《择天记》《极品家丁》《莽荒纪》《武动乾坤》等网剧,在IP的利用上十分成功,但是受制于经费和特效水平,口碑基本是一路扑街。


有些编剧为了降低制作难度,对剧情做出了一些改编,更是一部成功的小说,不管怎么改都比不上原著,也引来了原著党的骂声一片。

相比而言,3D动画具有网剧无法比拟的优势,很多天马行空的想象,以及宏大的场面,很难用传统的拍摄方式呈现,也是后期特效难以勾勒的,用3D动画反而能够很好地呈现出来,这等于是给IP改编打开了一条生路。

二、3D与2D各具优势,仍然有不少进化空间

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商机。不过就目前来看,国漫的眼前还横亘三座大山。

其一,3D与2D齐头并进,成熟度却有差别。

总体来看,国内动画的爆发还是3D动画占据主流,主要是因为3D和2D的制作原理不一样。

一般来说,3D是在建模阶段最花时间。在模做好之后,一般就是一集一集用机器往后跑,所以只要分镜能够保证,制作周期不会耽误太久。而且3D动画的优势还在于不容易画风崩坏,同时可以支持较为复杂的材质和造型,比如绚丽的服饰等。

相比来说,2D动画的制作就要困难很多,它需要要一张一张的画,如果中间哪里出了问题,就得重新画一遍,这样制作周期就会拉长。并且,目前国内2D动画的人才非常紧缺,而且培养周期非常久。一般一个成熟的原画师,需要3-5年的培养才可以独当一面。

2D与3D的区别就形成了一个特别的现象——尽管国内3D动画的受众群体大,但在《海贼》《火影》之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对2D还是有情怀的。


这种现象,也可以在动画出海这方面看出来。以腾讯动漫为例,早在2016年《从前有座灵剑山》《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就在日本电影台播出,但是出海仍然是以2D动画为主流。

可见,3D固然有优势,但2D相对来说被海外认可一些。

其二,制作生态仍有缺口,稳定更新尚需时日。

现阶段,国内3D动画已经比较成熟,技术也在不断提升,从《姜子牙》的水准就可以看出,大多数人在吐槽的同时,都会盛赞一下画质。在连载的动画中,《斗罗大陆》《星辰变》《凡人修仙传》等3D作品,也几乎代表了国漫巅峰的画质,不少人在弹幕上留言每一帧都达到了“壁纸”的标准。


虽然不少人依然将国漫与日漫、迪士尼相比较,这些评价也有“偏爱”之嫌,但是无可辩驳的是,普通观众更在意的是,国漫能否做到“日日自新”。

“追动画就像谈恋爱,多少热情被磨灭在异地恋里?我认为国漫的审美已经达到我的要求了,但是更新周期完全跟不上。就拿《妖神记》来说,片头两分钟,片尾两分钟,正片短小无力。”

动画骨灰级粉丝李禄指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国漫的更新周期普遍偏长,少数能够做到周更的动画中,一集只有几分钟的正片,一个星期更新一集都做不到。就以《妖神记》和《万界仙踪》为例,7分钟的动画正片只有4分钟左右,吐槽时长问题的弹幕占了绝大部分。


准确来说,目前国内没有哪一家公司能够稳定周更20分钟以上,以《斗罗大陆》为例子,国内顶尖动画公司“玄机科技”旗下有九个工作室,投入了两个专门搞《斗罗大陆》,但依然没办法稳定周更。

玄机科技如此,其他公司的水平更差。近期口碑爆棚的《雾山五行》倒是不错,但短短三集动画,花了整整六年时间,妥妥的一个工艺品。

一位“腾讯动漫”的相关人士告诉“螳螂财经”,这其中涉及了观众需求、成本、产能、审核等多方面原因。

比如,动画观众的审美、以及技术革新是在不断提升的,过长的动画剧集会拉长制作周期,等到制作完毕上线的时候,可能已经不符合当下观众的观看需求了。以季播剧的形式播出,可以符合大众审美变化的步伐,以及不断为大众带来新理念和惊喜。

另外,持续不断的动画制作投入需要稳定且正向的商业回报作为支撑,而目前大部分动画其实难以做到。而且根据规定,投资超过500万的动画项目需要登记备案及成片过审,过长的剧集不利于内容审核及后续的修改调整。

当然,这些都是客观的原因,总体来说国内让动画自由发挥的环境仍然不够充足,“综合成本”高昂是一大绊脚石,需要时间的沉淀以及资本的进一步渗透。

其三,技术成熟的背后,文化价值仍然还要深挖。

相比于日漫和迪士尼动画,国漫有一个无可比拟的优势,那就是文化的差异和IP的差异。

美国大片和日漫能够在世界范围内流行,是因为它们本身传递着爱情、友情、亲情、真诚、善良等普世价值观,但是更多关于仁、义、礼、智、信、家国天下等中华文化传统核心和精髓,国外的制作团队无法理解。

比如说,你在英文字典里找不到“道义”这两个字的翻译,甚至连它的近义词也找不到。再比如迪士尼制作的《花木兰》,前期吊足了观众的胃口,最后却遭遇票房翻车,不同的文化和审美,天然无法满足国内很多观众在文化上的需求。

以前,这种文化需求是隐藏的,但是它就像一种猛兽潜藏在国人的心中。与其说《大圣归来》《哪吒》《白蛇》这些电影是国漫崛起,不如说是国人潜意识的文化需求被唤醒。

网络小说的兴起,储备了大量带有浓厚中国元素的故事,其中的差异性是日漫和美漫所不具备的

但遗憾的是,国内动画在文化价值观上的开发普遍不足,还没有形成一套说故事的体系,或者是方法论。

从某种程度来讲,国漫、日漫、美漫不在一个赛道上,依托于IP,文化价值上还有很多潜力可以挖掘。

三、差异化时代,3D动画成为长视频平台的下一个战场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3D动画在泛娱乐生态中地位的凸显,实际上也是各大视频平台争相竞逐的结果。

这几年,长视频平台深陷版权亏损漩涡,同质化的竞争早已经让各大平台疲惫不堪,以爱奇艺举例,2019年亏损达103亿元,自制剧和差异化是各大平台的必由之路。

在动画方面,主要是B站和腾讯视频具有优势。

B站以二次元文化异军突起,不断破圈,自2018年底,B站在「MADE BY BILIBILI」国创发布会就宣布了他们对国产原创动画的帮扶计划——小宇宙新星计划。近两年也投资了知名动画公司绘梦动画、中影年年、艺画开天等。

根据B站2019-2020国创动画作品发布会上所公开的数据,国创成为2019年B站新增用户最感兴趣的专业内容,而今年B站也乘此机会出了很多优质的国创剧,比如《凡人修仙传》《雾山五行》《元龙》《灵笼》等等。

腾讯视频的布局,相对来说要久远得多。早在2014年,腾讯以50亿收购盛大文学并组建阅文集团,将上游的内容端打通。2019年腾讯投资了《超神学院之雄兵连》制作团队虚拟影业和《非人哉》动画公司分子互动。2020年阅文集团换帅,新上任的是腾讯影业的首席执行官程武。近几个月,又收购了百漫文化多数股权。

目前,阅文、腾讯动漫和腾讯游戏共同形成了腾讯三大IP孵化基地,腾讯国漫的IP储备已经占全行业90%。8月8日,腾讯视频动画年度发布会上一口气公开了60多个动画项目,在国漫上的投入可谓财大气粗。

2020年腾讯的年中报提到,上半年腾讯视频综艺和电视剧因为无法复工等问题,流量环比下跌,但是《斗罗大陆第三季》等主要动画和IP改编电视剧,却拉动了平台会员数的增长,可见动漫分类已经发挥了不少作用。


相较B站和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芒果TV等平台只能算是动画第二梯队。

比如爱奇艺,它在IP和内容端并不占优(百度曾经买过纵横中文网,后来又卖回给了完美世界,只占20%的少数股权),爱奇艺的APP端有一个“爱奇艺文学”,但目的以丰富内容生态为主,无法为IP打造和内容改编带来更多。

优酷和芒果在动画上的动作甚少,阿里影业、阿里文学、云峰基金分别在两年间投资了神居动画、极光动画、玄机科技等动画公司,但是短期内并没有现象级的动画产生。

所以,我们可以看出在长视频四巨头的角逐中,占据高地的还是腾讯和B站,腾讯的优势在于依托强大内容和IP储备所形成的二次元内容生态,而B站的优势主要在于其在国漫领域的先发优势。

四、写在最后

自2011年开始,日漫连续8年增长。2018年,256家日本动画制作企业的营收合计138.72亿元,同比增长3.6%。平均每家企业的收入为5485.81万元,同比增长8.1%。

经过多年发展,日漫早已形成一个以“IP”为核心的动画生态圈,把动画、漫画、游戏、轻小说、虚拟偶像等产业全部进行了一个整合,动画也成为日本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以邻为镜,据《2017-2022年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竞争态势及十三五投资规划研究报告》预测,2020年前后,中国动画市场能达到近5000亿元的市场价值空间。

当下,长视频平台混战多年,3D动画或许会成为那个一决高下的契机。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