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阅文新丽“大整合”,“中国式IP工厂”来了吗?

作者: 周天财经 来源: 周天财经 2020-10-21 22:20

文 | 周天财经

周天财经 原创出品

今年国庆八天假期,出远门的人大多在景区,而没出远门的人多半去了趟电影院。

观众用《姜子牙》、《夺冠》、《我和我的家乡》等国产自制大片补回了过去大半年影院封闭而失去的快乐。对于中国影业而言,国庆八天假期则是八天大回血,不仅彻底复活了原本受疫情而行情低靡的电影院,甚至还带了意外之喜。

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10月 15日,2020年中国内地电影票房累计129.5亿人民币,超越北美同期成绩,这也使得中国内地电影市场历史上首次成为全球票房第一。

尽管国内新冠疫情稳定、国庆长假的天时地利让中国电影市场第一次坐拥「全球票房桂冠」,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脆弱之处」也一直存在。

疫情期间近6000家影视公司注销、2000多家电影院倒闭的事实,往小里说,证实了传统影视行业对票房盈利渠道及单一内容供给的绝对依赖,使得其在遭遇疫情时更容易受到「毁灭性打击」。

往大里说,中国影视行业较为传统的盈利思路、整合效率不佳、产业之间的耦合程度低的状态,久而久之已经形成了一堵看不见的高墙,隔绝了文化产业之间的通路。

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我们至今没有一个类似哈利·波特系列、漫威英雄宇宙、迪士尼公主系列的超级IP。

「好作品,就是我们常说的『IP』,无论市场如何起伏,即便是疫情把行业拉入低谷,好作品也依然是主导市场的关键力量。」在10月 19日的一场发布会上,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腾讯动漫董事长程武如是说到。

如何让中国IP源源不断地产生,探索更多的行业可能性?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求索这一问题。

比如2019年华谊兄弟开始发力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项目领域;复星影业则在今年年初开始布局MCN短视频、直播等领域,而在上面提到的发布会上,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家公司首次集体亮相,形成腾讯 + 阅文影视内容生产的「三驾马车」,一个战队。

想要真正实现「从好内容,到内容产业,再到内容产业链耦合」的三级跳,必须向内探索,找出真正适合中国影视行业乃至中国文化产业的正确方法论。

01 「三驾马车」方法论

影视行业的新兴内容策源地在哪里?累积有1340万部作品,并且每年还在稳定增长的阅文,可能最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自从今年4 月27日,腾讯接棒阅文集团,程武接任阅文首席执行官后,时间已经过去半年,阅文也悄然起了变化。

今年上半年,阅文受到新冠疫情等外部因素及自身沉积多年的结构性问题影响,首次出现亏损。但是,程武似乎对公司的战略方向及具体业务改革升级已有了明确的方向,他表示:「未来,我们将聚焦对内容、平台及生态进行升级再造,以释放阅文的核心价值。」随后,包括IP开发、内容生态在内的部分业务均推出了相关改革措施。

把时间线拉长,可以发现不管是程武2011提出以明星IP粉丝经济为主的「泛娱乐」,还是后续提出以IP构建为核心的「新文创」战略,IP都至关重要。

在过往的文章中,我们也有提到与漫画、动画相比,网络文学内容生产成本更低、改编空间灵活、触达受众更广泛,这都为进一步打造IP提供了有利条件。而根据艺恩统计的2019年热播剧播映指数TOP10,像《庆余年》《陈情令》等8 部剧集都有网文原著打底。

说到底,腾讯看重并持续挖掘的价值之一,正是阅文巨大的IP潜力——《庆余年》电视剧及其原著的双双登顶便是一个例证。这部作品是由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首次联手打造,其中,腾讯影业牵头开发,三方联合制作。阅文拥有丰富的IP资源,值得一提的是,腾讯动漫也拥有3 万部在线漫画的IP储备。

此前,阅文需要面对的尴尬在于,阅文旗下的新丽传媒长于影视剧制作,阅文长于优质内容及用户运营,不擅长IP存续性开发,但彼此协同不足。这体现出的,其实也是整个内容产业耦合程度较低,相互协作不够充分的整体环境。

在经过一系列的整合与筹备后,三家公司以集体形式亮相,正是其准备各取所长,展开高效IP开发协作的最新尝试。

该战略目前也已经取得初步进展。发布会上,《庆余年》出品人之一曹华益透露,《庆余年》即将启动第二季拍摄计划,而其第一季,正是基于以IP为核心的腾讯新文创战略,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家联动的第一次成功尝试。

除此之外,在发布会中还发布了「三驾马车」的另外三个重磅联合项目《赘婿》、《人世间》、《1921》,以及其他52个影视项目。

不仅如此,今年八月阅文内部还在影视业务方面成立了相关的创作委员会,由程武和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担任联席主席,协同管理阅文旗下包括新丽传媒和阅文影视的影视项目,并配置既熟悉网络文学业务、也熟悉影视制作的团队,更大力度推动IP影视化开发。同时,更好地联动腾讯影业,推动影视业务板块成长,打造更多精品爆款。

其实,如何构建以IP为中心的内容和运营策略,从而促使横跨各个形态的开发制作以最大化IP的生命周期?这个问题不只是阅文的问题,更是整个中国文化产业现在的问题。

「三驾马车」会为这一问题给出什么样的答案?我们仍然尚需时日观察,但可以肯定的是,整合,是这次发布会最大的看点。

02 谁在充当「内容放大器」?

一个优质IP可能体现在内容优质,有一定衍生能力,但一个超级IP是什么样呢?我们脑海中想到的,可能是哈利波特骑着扫帚飞在霍格沃兹上空的画面。

自1997年 JK·罗琳洋洋洒洒写下7 部《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以来,不仅被翻译成73种语言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并且还被华纳兄弟买来拍成8 部电影上映,总票房近80亿美元,一跃成为全球史上最卖座的电影系列。

但是比这更重要的是,哈利波特超级IP带来的更多可能性:大阪环球影城和奥兰多环球影城中的哈利波特乐园,每年都在吸引着无数哈利波特爱好者打卡;衍生出的海报、道具、手办更使得哈利波特以流动、活跃的生命力延长其超级IP的周期。

回顾哈利波特超级IP的诞生过程中,哪一步至关重要?答案呼之欲出,影视化。

哈利波特影视化后改编而成的八部系列电影明显扩大了受众范围,并且将人物立体化塑造,衍生出来的主题乐园、手办进一步让IP出圈,进一步精品化规模化后,继而有了哈利波特的超级IP奇迹。

在这其中,受益的不止制作公司和创作者们,还有哈利波特书迷,甚至是哈利波特诞生地——气质绅士而又神秘的英国。可以看到,影视作为最具国民影响力的艺术表现形式,不仅是文化产业内容的通用语,还是企业乃至国家的硬通货。

正如程武所点出的问题关键,「相比其他产业的垂直特性,影视始终是创作门槛最高、但体验门槛最低、感染力最强、最能帮作品破圈的文化载体。」

是的,在整个文化产业中,IP影视化充当着「内容放大器」的角色。

道理终归简单,但IP影视化投资大,风险高,需要原著、编辑、制作、宣发等团队的强协作能力的特点,也注定了它天生是块难啃的骨头。

虽然有国产动画《哪吒》的艳惊四座,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许多中国神话IP改编的动漫、影视并没有取得理想中的成绩。

一些口碑较差的影视作品,多数观众评价往往是「剧情空泛,华而不实」,这也证明了好的IP内容至关重要,但塑造IP的产业链条同样关键。

腾讯和阅文都看到了这个问题,并联合为打造IP提供了一个思路。上游,阅文作为中国最大的文学创作平台提供大量优质IP资源;下游,腾讯动漫、影业以及新丽传媒为优质IP提供多种形式的改编、制作,起到「放大器」作用。除此之外,腾讯在游戏、动漫等其他文娱产业的布局也同样为超级IP的诞生提供了更多支撑与可能性。

由此,找到了打破中国文化产业细分产业壁垒,以IP影视化为关键环节的产业链路,也找到了优质资源发挥价值最大化的方式。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完整的IP产业链路,优质IP就只能留在产业各自的壁垒里,画地为牢而不自知,那么《从前有座灵剑山》、《庆余年》再受读者追捧,也只是文学圈里的高质量精彩网文。

影视化成,则IP成。某一部作品的「爆红」或许存在各种偶然与意外,但在阳光与养分充足的环境下,好作品的破土而出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03 开放的行业可以拥抱更远的未来

行动路线已经明确,那么腾讯和阅文布局在影视产业链条上中下游的「三驾马车」战略能带来些什么呢?

首先,能够进一步释放三家各自的业务能力。对于阅文而言,此次整合有助于实现现有优质IP更加高质量地影视化改编,释放阅文版权运营业务潜力,进而推动内容生态进一步繁荣。

其次,能够进一步在腾讯内部形成完整、高效的IP开发及制作系统。对于《庆余年》而言,成功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

它的偶然在于在该剧的开发是腾讯、新丽及阅文第一次打配合战,是尝试也是探索,没有人能全然保证可以成功。但同时,《庆余年》优质的原著内容,再加上三家紧密联动,参与到改编、制作的每一个流程中。这样底盘稳固的「三驾马车」机制就使得《庆余年》有了成功的必然性。

把它放入时间线中考量,底盘稳链条完整的「三驾马车」机制只会在时间流转和作品的积累中逐渐走向成熟、走向系统模式化生产。

最后, 整合完毕的IP产业链能为整个行业迎来更高效的开放。为什么这么说?从好内容到内容产业,再到产业链的IP塑造链条,是个完整的路线,但完整并不意味着封闭。相反地,有价值的整合为进一步放大IP价值、创作者价值提供了统一平台。

腾讯的产业生态优势在于,除阅文之外,腾讯互娱旗下形成了腾讯游戏、腾讯动漫、腾讯文学和腾讯影业四大平台,任何娱乐形式不再孤立存在,而是全面跨界连接、融通共生,「互联网 +」将催生大创意时代。而与泛娱乐战略相比,升级后的新文创更加关注IP价值观与文化价值的承载;保持耐心,更加持续、长线的塑造IP,将广泛汲取力量和资源,打造更多的中国文化符号,推动文化产业「走出去」,在全球市场竞争中成长。

程武在接受《人物》采访时也曾表示,「把大家都拢到一起,把大家的意见都吸收进来,同时也让大家都参与进来成为共同的投资方,我们也愿意把可能的商业利益多分一些合作伙伴,把这个饼做大做好。」

开放的底色,完整的舞台,正在为中国影视乃至中国文化产业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结语

近几年,国内涌出了《无名之辈》、《我不是药神》等高分佳作,中国电影票房常年稳定在全球第二,影片产量全球第三的位置,今年10月 15日,中国内地电影票房甚至成为全球第一,这些都显示着中国影视正在迸发的潜力和生机。但是一旦把中国影视市场放在IP维度中考量,往往会陷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尴尬中。

没有IP的链接,一部好电影的生命周期可能不会超过十年,而打通文化产业链接的超级IP的生命横向范围可以从小说到电影,再到文创和实体项目,纵向则可延伸至百年以上。

正如程武所言:「国内IP产业还处于IP符号化、体系搭建的爬坡期,优质IP的价值释放还处在初始阶段」。塑造超级IP的过程是认知—长期建设—衍生及维护的过程,而中国影视及中国文化产业可能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通过「三架马车」战略整合,腾讯和阅文已经在打造中国文化产业超级IP之路上打了头阵,并开始付诸行动。

跨领域打磨制作优质IP并不简单,但从现在开始至少可以说,塑造具有中国价值、中国精神、中国力量的超级IP,已然变成了一件可以期待的事情。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