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的品牌红利时代来了

作者: GPLP 来源: GPLP 2020-10-31 20:34

作者:王骐骥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歧视经济学》作者加里·斯坦利·贝克尔(Gary Stanley Becker)曾表示,品牌经济是以品牌为核心整合各种经济要素,带动经济整体运营的一种市场经济高级阶段形态,它是企业经营的高级形态,也是市场经济高级阶段形态、一种新高度的经济文明,它是生产力与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

在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今天,加里·斯坦利·贝克尔倡导的品牌经济正在不断上演。

拼多多的“新品牌计划”就诠释了品牌经济。

拼多多的“新品牌计划”进行时

2020年10月22日,拼多多宣布全面升级2018年底启动的“新品牌计划”。

拼多多全面升级的“新品牌计划”将让更多企业充分享受到“品牌红利”:

一、在2021年-2025年扶持100个产业带,订制10万款新品牌产品,实现1万亿销售额;

二、合作伙伴由头部代工企业扩展道全国优质制造企业服务,数量达到5000家;

三、服务升级,整合拼多多的强势资源进入“扶持资源包”,为企业提供定制化品牌推广方案;

四、帮助代工企业实现自主品牌等系列品牌再造计划。

小家电制造商新宝股份旗下自主品牌“凯琴”就享受到了“新品牌计划”带来的红利。

作为伊莱克斯、飞利浦、松下、西门子等国际品牌的生产商,新宝股份此前一直是一家典型的代工企业,虽然曾努力尝试创立自主品牌,然而一直没有达到预期。

“凯琴”选择加盟拼多多的“新品牌计划”后,拼多多立即派团队驻场调研,不仅建议“凯琴”在原有技术基础上推出89元的电饼铛、49元的绞肉机、35元的搅拌器等高性价比产品,而且还对“凯琴”进行流量倾斜,这使其各类产品上线后销量火爆,其中电饼铛销量近18万件,绞肉机销量超过10万件。

上海老字号化妆品牌“蓓丽”则是另外一起典型案例。

作为老字号化妆品牌,蓓丽曾是上海名媛的标配,然后,其品牌影响力逐渐下滑,最终消失在人们的视野。

2020年5月,在拼多多“新品牌计划”帮助下,蓓丽开始焕发新生——据悉,在近百名拼多多数据团队成员和专家的支持下,蓓丽新品牌实验室专家团队迅速启动,该团队很快就确定了生成产品的选品、功能、及定价策略,将首批产品确定为洁面乳、面霜和精华水3样产品,并在强调补水功能的基调上,尽量融入玻尿酸、多肽、烟酰胺等平台大热的化妆品元素。

焕然一新的蓓丽很快就实现了销售冷启动。

“这是公司历史上第一个反向定制项目,它的数据和分析主要来自一个电商平台,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蓓丽方面项目负责人说。

据悉,拼多多“新品牌计划”自从2018年底启动以来,截至2020年9月底,已有1500多家企业参与定制研发,推出4000多款定制化产品,订单量突破4.6亿单,2020年三季度,拼多多日均定制化商品销售量超过200万单。

“‘新品牌计划自启动以来,拼多多先后收到了数万家制造企业递交的申请,其中有很多不是品牌代工厂,但具备优质产能,还有一些已经有了创新品牌探索”,拼多多副总裁陈秋表示,本次“新品牌计划”升级,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发挥平台全域消费者、消费大数据、技术优势,联合产业各界力量,支持更大范围中国制造企业“拥抱新消费,打造新品牌,实现新智造”,助推中国经济新发展格局的形成。

在中国实现消费升级、制造业升级的背景下,拼多多的“新品牌计划”有效帮助了大量中小企业实现了转型,意义重大。

对此,同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程名望表示,“‘新品牌计划’是一项开放性的共赢体系,既为中小企业作出了针对性的服务,也能有效拉动内需,作为主体平台,拼多多则能从中收获稳定高质的增长。”

中国新消费时代的品牌经济

对中国品牌,不同年龄层的群体会有不同的答案。

曾经,在一代40岁以上的人看来,中国品牌意味着“品质低下”,或者在很多人的概念当中,中国企业只是适合组装、制造,成为海外企业的“血汗加工厂”,做着最苦的工作,然而,却收获了最低的收益,甚至付出了环境污染等重大代价。

然而,在年轻人看来,中国品牌意味着“经济”、“实惠”、“耐用”。

在过去10年间,中国品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手机、电子类产品等某些产品还让年轻人成为了他们的“忠粉”。

对此,知名学者吴伯凡表示,“中国社会已经形成了一股力量巨大的‘经济适用潮’,在双循环背景下,这个时代很多消费品牌,包括整个新国潮、新品牌,都进入了一个共同语境,‘好的生活并不太贵’”。

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品牌升级已经不仅改变了一代企业及消费者,而且还改变了一个城市甚至一个地区的经济,由此可见,拼多多正在进行的“新品牌计划”的价值。

南通叠石桥地区产业带的变化就是其中的典型。

作为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家纺产业地,南通叠石桥尽管工厂成熟、产量巨大,然而这么大的一个产业基地,居然没有一个知名品牌。

对此,在该产业带调研一年后,南方生活创始人林燊开始思考,既然做一个品牌这么贵,为什么不能让产业带商家“拼单”做一个品牌呢?

后来,在拼多多团队及流量倾斜的扶持下,“南方生活”品牌就此诞生——仅四个月,该品牌就销量4500万,成为拼多多历史上首个月环比保持200%增长的企业。

“拼多多性价比的规则让产业带工厂自带优势,爆款运营的逻辑也契合工厂生产逻辑,卖出几个‘10万+’爆款后,叠石桥最大的几个工厂都在跟我们谈”,林燊表示,即便是经历了疫情,不过2020年南方生活的销售目标依旧争取超6亿元。

南方生活整合产业带优势工厂、电商运营企业,持续为消费者提供性价比商品。(摄影:里予)

广东阳江的厨具生产企业金辉刀剪也同样经历了这一过程。

虽然“南有张小泉,北有王麻子”,然而,在接手“王麻子”之后,金辉刀剪副总经理钟嘉良却颇感无奈,市场依旧买单者寥寥无几,尽管作为双立人、WMF等世界顶级厨具品牌的生产商,金辉刀剪的品质无可挑剔。

后来,他们遇到了拼多多,在拼多多运营团队支持下,金辉刀剪研发了一款“王麻子”砍切两用菜刀,成功打开了内销市场,重新唤起了消费者对“王麻子”的记忆,实现了“王麻子”相关刀剪近5000万元的销售。

“知名品牌子品牌打造、产业带新锐品牌扶持、国货老品牌再造,加上此前的代工企业自主品牌培育,新品牌计划跑通了中国主流制造企业、产业带常见场景的品牌塑造流程。品牌是整个中国制造的需要,现在是时候也有条件将这些模式推广到更多场景”,陈秋表示说。

而拼多多电商平台的精准人群也为中国新消费品牌的崛起天然提供了土壤。

对此,清华全球产业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崔桂林分析表示,拼多多几亿活跃中用户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电商新增群体”,该群体对于品牌的要求是平价高质、好用够用,这与“新品牌计划”覆盖的制造企业相当契合。

“英国制造、美国制造、德国制造、日本制造都是这样过来的,中国制造也正在经历这个过程,因此,如今学艺多年的中国制造品牌正处于空前的红利期。中国品牌也将基于当前政策、技术及消费市场等方面红利,通过不断探索反向定制,最大深度和广度地满足消费者‘意中有、语中无’的需求。”

相信在拼多多等众多中国企业的努力下,中国企业将在成功实现品牌升级及经营升级的基础之上,最终带动中国经济整体达到新的市场经济高级阶段。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