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与全球资本转移?

作者: 杨国英 来源: 国英观察 2020-11-02 22:33

文/杨国英

这一届美国总统大选,绝对是最为惨烈的;

这一届美国总统大选,绝对是撕裂加大的标志!

明天,11月3日,美国大选将正式迎来选举日,据美国媒体报道,为了应对选举当天及其后可能发生的抗议或骚乱,超市、银行和一些政府部门已经在首都华盛顿等地进行了相应的安全准备。

在美国,这两天,无论是商业机构,还是政府机构,都在为美国大选带来的骚乱做准备。

已有迹象表明,骚乱是不可避免的——明天的选举日,特朗普和拜登,不管谁占上风,美国都将有一系列的抗议和骚乱发生。

实际上,过去一周,这一届总统大选,已经释放出惨烈味道了。

10月30日,在拜登竞选团队的车队,前往德克萨斯州进行宣传时,被许多辆插着特朗普应援旗帜的皮卡车围堵,无奈,拜登团队取消了这一次在德州的竞选活动。

11月1日,美国得克萨斯州最高法院驳回了共和党关于作废在哈里斯县免下车通道投出的超过12万张选票的动议。

如此无底线的竞选套路,如此惨烈的竞选火药味,至少在过去100年的美国历史上,是从来没有的。

已然很乱,特朗普居然还嫌不够乱,竟然还号召自己的支持者持枪去监管投票,去充当所谓的选情观察者。

在没有底线的竞选背后,是美国社会已经进入极限撕裂的时代,阶层与阶层之间、党派与党派之间都是如此——特朗普与拜登之间,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不同的社会阶层之间,彼此都已没什么退路,特朗普不是说过了吗,如果他不连任,他将离开美国。

当然,如果特朗普不连任,又不离开美国,那么,必然会有一系列的政治反扑,难以善始善终。

反之,没有退路,缺乏和解,又必然导致这一届美国总统竞争的惨烈和不择手段。

而盘点近100年的总统大选,美国国运向上时的大选,整体都是文明的,是有底线的,而美国国运向下时的大选,整体又都是野蛮的,没有底线的。

不多扯美国国运了,下面讨论一下由美国国运带来的全球资本转移。

1,资本是追随大国国运而动的

在过去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美国是全球第一大国,美国的国运,整体是向上的,这才塑造了美国金融的地位、以及美元的地位。

这不仅之于美国,在二战之前的一百多年里,英国是全球第一大国,英国的国运也是整体向上的,而在那一百多年里,英国金融的地位、以及英镑的地位,也同样是全球第一。

而现在,基于以现在为始的未来,中国的国运正在向上,这是与美国国运向下相伴随的,目前,我们还很难确定,是5年之后、还是10年之后,中国才能完成与美国的势能转换,但是,整体趋势还是较为确定的。

2,新冠疫情是全球资本转移的导火索

客观地讲,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相比于美国,中国还是相对被动的。

这种被动,不是来自其他,或者说,其他因素也是因为某一核心因素所诱发的,这一核心因素就是美国对中国的超强度扼制。

但是,新冠疫情来了,这对于人类而言,当然是悲哀的,但是,却折射出中美之间反差巨大的治理能力,而这一治理能力,直接带动了全球资本的走向。

今年一、二月份,中国新冠疫情爆发,人民币贬值,美元指数走高,三月份,美国疫情爆发,全球资本又急速回撤、挽救美元资产,但是,从四月份开始,全球资本开始渐进从美国撤出,一直持续至今,而与之相伴随的,则是美元指数的持续走低、人民币的持续升值。

基于中长期而言,资本永远是追求风险回报率匹配的地方,而趋势,我在两个月前就讲了,全球资本的趋势“位在东亚,势在中国”。

3,坚持“不惹事,干实事”

讨论国家之势,一定要有大历史视野,不能被过于单一的命题(这个就不细说了)所局限。

一个国家的发展,亦如一个人、抑或一个公司一样,如果能坚持“不惹事,干实事”,我相信,一定能够渐进成长的。

当下的全球经济,与40年前截然不同,过去40年,是全球经济的增量时代,当然,中国经济的表现是最优的。

而未来10年,未来20年,乃至更为长远的未来,在全球经济的存量时代,目前的中国,只要能够坚持“不惹事,干实事”,也是一定能够走在最前列。

在存量时代,只要不发生战略性错误,只要我们能够坚持,就可以悄然胜出。

未来10年,未来20年,全球之势,势在东亚!势在中国!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