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特朗普连任,全球政经大势走向何处?

作者: 杨国英 来源: 国英观察 2020-11-04 22:31

文/杨国英

这是决定一个世纪的选举;

这又极像一场历史的恶作剧!

在投票日前,特朗普和拜登之间,唇枪舌剑,相互揭黑,甚至,特朗普的拥趸们,还围堵起了拜登的竞选车,特朗普公然号召支持者持枪监管投票。

今天,投票日揭幕,目前来看,特朗普大概率将逆风翻盘,继续连任美国总统。

此前,N次的民调显示:2020年的大选,特朗普将必败无疑。

出人意料,这一次,特朗普再次逆风翻盘,这有点与2016年的总统大选一样(特朗普PK希拉里),而且连续拿下两三个摇摆州,这样的盘面优势,更是优于上一届总统大选。

当然,特朗普和拜登,谁最终入主白宫,这还有待部分邮寄投票的纳入统计。

但是,不可否认,这一次特朗普大概率又赢了!

说实话,特朗普连任总统,在我的预料之中——这一点也不吹牛,即使在一个月前拜登民调领先特朗普近10个百分点时,我也是这么判断的(可见我10月5日的文章《特朗普还会赢吗?》)。

特朗普的连任,与四年前一样,都是美国社会阶层分裂的产物。如果说略有不同,就是与四年前相比,今天美国社会的阶层分裂更严重了。

贫富差距过于离谱,摧生了美国社会的阶层分裂。

据美联储的公开数据,截止今年上半年,美国最富裕的50个人的财富,是1.65亿中产或中产以下美国人的财富总和,如下面:

图片来源:王爷说财经

这1.65亿人,占到美国总人口的一半,其财富总和约为2.08万亿美元,而美国最富裕的50个人的财富,也接近2万亿美元,这是不是很恐怖?!

最富裕的50人,拥有一半的国民财富,有富可敌国者,但更多的是穷无立锥之地,这样的社会怎能不分裂?

说到这里,再次肯定一下中国的土地制度,没有彻底推行土地私有制,这从根本上保证了覆盖全民的居者有其屋——不同人群之间,资产有所不同,能力有所不同,但是,至少民众的选择有退路,一线城市留不了,有二三四线可选,再不济,回到家乡,还有自留地和自建房。

中国的贫富也悬殊,但是,远远没有美国严重,而且,中国有土地公有制(以及集体)的终极保障。

除了土地制度的保障,中国医疗和教育的公有制为主、私有制为辅,这相较于美国,也给贫困人群提供了一定的缓冲空间。所以,中国社会的氛围,还是相对健康的,至少,群体对立的程度,远远没有美国那般离谱。

美国的贫富悬殊,为什么这么离谱?

这是过度全球化+过度金融化导致的。

全球化是必然导致贫富悬殊的,这也是不仅仅包括美国、也包括其他国家的共同现象——大型企业的无地域边界扩张,导致了规模生产的扩大,导致了资本逐利能力的倍增。

讲这个,并非是说,我是反全球化的,相反,我是支持全球化、市场化的,只不过,对全球化带来的社会冲击,我们要有客观的认知,并且还应该对这种冲击进行恰当的制度性弥补。

讲到过度金融化,这就是美国的独特个案了,当然,也是美国的独特优势。

自1970年代美元无锚之后,借助美元的全球货币属性,华尔街与美联储紧密配合,美联储增发美元,华尔街低息借入美元,然后席卷全球薅羊毛。

既然金融这么容易赚钱,谁还有心思做实体经济,所以,这也就导致了过去30年美国实体的过度空心化。

不多说了,一句话,特朗普连任总统,绝对是美国撕裂的必然。

特朗普代表混乱,拜登代表秩序。相比于建制派的拜登,特朗普无论是个人形象(口无遮拦、脏话连篇)、还是政策制定(过于随意,过于偏激),其彰显出的,都特别混乱。

但是,混乱孕育着机会,而秩序本身暗含固化——从这个角度看,美国的底层民众,大多数选择特朗普,这或许也就不为怪了。

而伴随着特朗普的连任,未来四年,全球的政经大势,必然要进入风雨飘摇的不确定之中。

但是,一切都难以确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失控!

而因为失控,又可以延伸出几点枝节。

1,黄金价格,还要创下历史新高,这是全球资本对特朗普连任旋风的规避;

2,美元贬值,仍将持续,特朗普的连任,将加剧美国货币政策的进一步宽松;

3,中美冲突,仍将持续,而且,对中国的扼制和施压,很有可能更无底线,这是特朗普既有的政策取向;

4,美国、以及全世界,极可能因为特朗普的过度自信、以及再无连任之忧,而进入一个阶段性的全面失控——美国民粹化,全球发生局部地缘战争;

当然,不论谁当选美国总统,对于中美冲突的结构性,以及美国国内阶层的撕裂,中国早有认识,并且早有准备。

敲打寡头,回归实体,予民生息!

比如,过去两三年,对安邦等非法金融寡头的打击,对房地产抽血实体经济的扼制等等。

比如,昨天四大部门对马云的约谈,同样给出了一个信号,防止互联网寡头经济的出现,以及对社会资源的过度虹吸。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