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的KOC,崩溃的电商评价体系

作者: 病毒先生 来源: 病毒先生 2020-11-05 20:32

虚假的KOC,崩溃的电商评价体系

有买卖的地方,就有江湖。

除了传统的砍价、满减、包邮等促销,刷单、刷好评也在电商里蔚然成风。成千上万的销售额,照妖镜之下可能都是刷出来的;商品栏下堆满的好评,可能出自象牙塔内的兼职学生。而双11的到来,更极大地刺激着商家的末梢神经。据病毒先生了解,双11之前,包括“握手网”、“宝宝刷单网”等在内的多家刷单平台,业务火爆。“握手网”号称坐拥60万”刷手“,而“宝宝刷单网”每天则有上万“刷手”在线。

虚假的KOC,崩溃的电商评价体系

双11的电商狂欢,藏着多少“刷手”爱的供给。

“互联网产业缺乏良好生态,集草莽、江湖和官场文化于一体,滋生了电商刷单乱象”互联网资深分析师葛甲如此评论。而依靠刷单、刷好评构建起的虚假KOC,正在一次次冲击着摇摇欲坠的电商评价体系。

1.成也评价体系

马云在领取福布斯终生成就奖时说,我最大的贡献无关科技与商业,而是建立了信用体系。这其中,就包括了淘宝在内的用户评价体系。

用户的评价机制,不仅包括购买商品后及时评价,更在此基础上产生了衍生。以淘宝而言,主要包括以下几种:

售后即评:客户拿到产品后的,本身对产品的兴奋感以及分享欲望,对商品作出的评价;

追加评价:用户在产品使用一段时间后,对产品的耐久性、持久性作出评判;

退款评价:负面评价最具信服力,用户需要找到被评价的产品页面。然后点击售后服务评论;

好评有礼:这并非淘宝原厂,收获单里藏着一张“好评返现”,相信很多人都并不陌生。一方面刺激用户进行评价,同时也招致了好评、假评泛滥;

默认好评:对于未评价的用户系统在一段时间后默认好评;

双向评价:不仅用户对卖家进行评价,卖家也可以对买家进行评价。

在彼时买卖双方未能见面的情况下,淘宝网搭建的评价体系,实则买卖双方间搭起了信任的桥梁。美国一项研究表明,在中国,通过销量、评论了解商品的用户远大于美国。研究还表明,消费者评论和论坛讨论,会直接影响60%中国消费者是否购买的决定。

评价体系的成功搭建,带来了两点改变。一个是“亲,给个好评!”成为耳熟能详的网络语。另一个,是关于“中小商家“在淘宝维权的新闻不绝如缕。围攻淘宝总部、要求废除买家评价制、押金制,折射出评价体系正深入电商骨髓,并一步步清洗坏血。

而淘宝之后,京东、苏宁也纷纷发力,商家评价也成了电商标配。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天猫销售额达1000亿,在2012年这一数字突破了2000亿;而京东也在2010年,实现了102亿的销售额。

萌发于电商平台的用户评价体系,很快也蔓延到了各大社交平台上。甚至衍生出以小红书为代表的KOC平台,以及以抖音、淘宝直播为代表的KOL平台。2018年的直播行业,甚至涌现出了李佳琪这样的现象级直播达人。

值得一提的是,基于电商评价系统的直播代表平台,已经方兴未艾。关键意见领袖、关键消费意见消费者推动了直播电商迈向深水区。据病毒先生了解,2018年,仅淘宝直播单个平台成交便超千亿,日开播场次达到6万场,有81位头部主播年销售超过1亿元。

2.虚假的KOC

然而,靠着评价系统起家的电商,如今已经被刷单、虚假好评淹没。

外卖平台可以刷好评、删差评、查号码;美团上好评颇多的品质酒店,现实中可能是恶臭熏天、虫蚁满天飞的农家小屋,乍看之下,以为是活生生的买家卖家秀;小红书更是沦为重灾区,叫价几十元至上千元一篇的“产品测评”“用户手记”可以轻松地将产品推上“神坛”,更喂养了大批以此为生的虚假KOL、KOC。

除此之外,更诞生了一批完整的产业链,从“刷手”培训,到刷单、刷评论,再到和商家假聊以及后期发真空假包,都环环相扣。首先是“刷手”培训,缴纳199元后,1小时即可速成;藏着1670名商家和刷手的刷单群里,商户发布需求,刷手随后相应,分工明确;商家发送真空包装的假货给买家,则凑齐了刷单的最后一环。一方面,买家不会收到真正的包裹,另一方面,卖家也暗渡陈仓,真正完成了发货。

而刷好评的报酬也水涨船高。“刷个文字单酬劳在8-20元,产品越贵酬金越高”诸如此类的新闻,也不绝如缕。

刷单、刷好评背后,牵扯出互联网经济的遮羞布。排位靠前,流量越大,短期的收益也就越丰厚。但店铺的虚假繁荣源于“刷手”,消费者则通过销量以及好评决定是否购买,对平台来说,好评及销量更是赖以为生的元气。一来一回,正如互联网资深分析师葛甲所说,平台的商业模式为刷单提供了土壤,此后刷单渐成电商的标配。

无刷单,不电商,几乎成了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

而商家为了短期的流量,招致平台假评盛行,这种做法无异于杀鸡取卵,最终透支的是,还是电商平台辛苦建立起的信用体系。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5中国电商“刷单”现象调查报告》显示,有超过65.4%的受访者,对“刷单”持负面评价,并且将其视之为欺诈。

人多的餐厅不一定好吃,排长队的奶茶也不一定好喝。

3.急需重构的评价体系

不可否认的是,电商经济发展到今天,信用评价体系的建立,扮演着关键的作用。随着消费群体网购习惯的普及,对评价体系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6月份,市场监督部门开展的”亮剑行动“,目标直指刷单、刷好评等行为。

2016年,马云在蚂蚁金服年会上喊出了“让信用等于财富,让讲信用的人先富起来”。可事实是在流量经济时代,第一代互联网人筑起的信用体系,如今正面临土崩瓦解,而这与马云的初衷似乎渐行渐远。

毕竟,在互联网时代,老字号还是必不可少的。

【病毒先生自媒体】知名原创科技&营销自媒体,由知名互联网分析师、病毒营销专家刘涛先生主笔,全网总粉丝150万+,全网原创文章阅读总量10亿+,精选分析最新最热科技&营销案例,长期提供科技&营销领域深度独家观察。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