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零售,互联网沙漠里的“绿洲”

作者: 孟永辉 来源: 辉常观察 2020-11-12 09:25


文/孟永辉

沙漠之中的绿洲总是给人以生的希望,这告诉我们,即使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我们依然可以找到生的希望。

同样地,这种现象无时无刻不再商业的世界里发生着。

众所周知,互联网时代的红利逐渐离我们远去,但是,纵然是在这样一个时刻,我们依然看到有人在互联网的世界里掘金。

看似荒芜的沙漠里,依然蕴藏着希望。

对于一个业已深度影响和改变人们的生产和生活的存在,虽然互联网已经不再是一个风口,但是,基于这种改变所带来的红利或许依然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所以,尽管从表面上看,互联网时代逐渐落幕,但是,它所带来的发展红利或许仍将伴随我们的生产和生活。

同样地,如果我们寻找互联网时代为我们留下的宝贵资产,数据无疑是最值得关注的那一个。

衍生于数据,附之以新技术,数字经济正在成为新的发展方向。

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市场层面,我们都看到一场积极拥抱数字经济浪潮的深度蜕变正在发生。

作为一个业已被深度互联网化的存在,零售行业的数字化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突出代表。

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将零售行业的数字化划归到新零售的范畴,并且还加入到了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要素。

无论是哪一种概念,从底层逻辑来看,我们都可以从数字经济的角度上找到注脚。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将发展的目光聚焦在数字化零售的方向上,并且开始了在数字化零售上的尝试。

一时间,数字零售俨然成为新零售发展的突破口。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我们仅仅只是把数字零售看成是一个风口,甚至是一个概念,而拿不出真正落地数字零售的切实有效的方式和方法,所谓的数字零售同样仅仅只是一种营销噱头,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新的意义了。

因此,虽然数字零售为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热土,但是,如果仅仅只是将它看成是一个概念,但却找不到真正落地数字零售的方式和方法,所谓的数字零售或许就是一个概念。

话虽如此,但这种将数字零售当成是一个概念的现象一直都在发生着。

很多的数字零售玩家仅仅只是把数字零售看成是一个概念,有用的时候就用一下,没有用的时候就扔进了废纸堆。

这种比较功利的方式非但无法促进数字零售的良性发展,反而还将会把数字零售带入到进退两难的境地里。

按照我的理解,所谓的数字零售应当有借助数字化的手段来改造和重塑传统零售环节和逻辑的能力,提升零售行业的效率仅仅只是开始,真正给零售行业带来新的产品和服务才是终极追求。

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些仅仅只是将提升效率看成是数字零售的终极目标的玩家,依然仅仅只是把数字零售看成是一个概念而已,他们要做的依然是互联网式的平台,而不是深度参与到行业当中,成为行业的一份子。

毋庸置疑的是,现在的数字零售领域的确是一片火热,无论是头部的玩家,还是解决方案的提供者们都拼了命地挤进数字零售的红海里,但是,真正能够突破这片红海,进入到蓝海里的玩家或许少之又少。

说到底,我们还是要摆正心态,付诸行动,不能仅仅只是把数字零售看成是一种概念和营销噱头,而是要找到落地和实践数字零售的切实可行的方式和方法。

首先,数字零售需要有新的商业模式的支撑。

互联网模式影响的深度和全面让很多的数字零售玩家依然按照流量和资本的模式来看待和运作数字零售,最终数字零售变成了一个互联网模式的面具。

一旦拿下面具,所谓的数字零售剩下的只有互联网的那一套东西。

究其原因,主要还是由于没有找到真正属于数字零售的商业模式所导致的,最终让所谓的数字零售依然要按照互联网式的发展模式来运作。

这个时候,数字零售的玩家依然要靠资本和流量来续命,而无法找到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独特的生存法则。

因此,找到数字零售的商业模式显得尤为重要。

同电商时代仅仅只是依靠撮合和中介来实现盈利不同,数字零售的盈利模式是通过深度赋能的方式来实现的,并且盈利的方式可能不会像电商时代那样简单、直接,而是更加深度和全面。

虽然盈利模式不会像电商时代那样简单、快速,但是,它的纵向上的深度和全面则可以让我们不断打开有关数字零售的盈利空间。

如果我们把电商时代的盈利模式看成是一种横向上的领地扩张的话,那么,数字零售时代的盈利模式则是一种纵向上的深海钻探。

如何尽可能多地,如何尽可能深地参与到零售行业当中,直接关系到数字零售时代的盈利空间,直接关系到数字零售时代的发展未来。

其次,数字零售时代需要消灭一个又一个的中心。

通过将行业发展的元素聚拢到平台上面,互联网模式的确极大地提升了行业的发展效率,并且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中心。

虽然以中心为代表的平台模式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行业的效率,但是,不同的平台之间,不同的中心之间依然缺少一种有效的沟通和交流方式,最终让行业的发展无法连接在一起。

数字零售时代的终极目的不是要继续强化和固化业已形成的这种平台化的发展模式,而是要寻找融合和联通不同的平台和不同的中心的方式和方法。

简而言之,数字零售时代就是要消灭在互联网时代形成的一个又一个的中心。

看上去很简单,其实并不简单。

若想要真正消灭零售行业的不同的平台和中心,我们仅仅只是依靠互联网技术是不行的,而是要借助以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

从本质上来看,依然还是需要依靠数字科技来寻找消弭不同平台和中心之间的壁垒和鸿沟的方式和方法。

所以,如果我们还抱着用互联网的思维来破解数字零售时代痛点和难题的幻想,而不去探索和思考暗含数字零售色彩的方式和方法,所谓的数字零售到最后依然仅仅只是一个概念而已。

再次,数字零售时代的关键词是“协同”。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电商时代的话,对接再恰当不过了。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数字零售时代的话,协同再恰当不过了。

所谓的协同就是要用业已深度改变的不同的产业流程和环节共同协同来完成数字零售的目标。

与零售相关的金融、物流、场景、制造等各个方面都需要相互协同,才能真正达成数字零售的目标和任务。

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的数字零售玩家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平台的角色,而是一个参与者的角色。

在零售相关的金融、物流、场景和金融等领域,玩家们都要参与其中,并且可以提出真正解决这些领域痛点和难题的方案。

所以,这就考验数字零售的玩家们综合战斗力,协同战斗力,而不仅仅只是运营和营销的能力。

以头部的阿里、腾讯和京东为例,我们看到他们早已不再是一个单纯意义上的电商平台,而是变成了一个融合物流、制造、金融等诸多行业的综合性的超级平台。

其实,它们早就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平台,而是早就成为了这些不同领域的参与者。

通过它们的主动参与,通过它们的深度协同,我们才能真正让那些与零售深度联系的不同的流程和环节结合在一起,从而变成一个全新的时代。

复次,数字零售是数字经济时代的集中体现。

其实,数字零售所扮演的角色和定位与电商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都知道,电商在互联网时代扮演着集中体现这个时代发展成果的角色和任务,而数字零售其实在数字经济时代依然扮演着同样的角色。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数字零售是数字经济时代的集中体现。

当零售相关的行业都发生了数字化的改造之后,它们必然在数字零售的身上进行交汇,从而真正把人们的生活真正从互联网时代带入到数字时代。

从这个角度来看,数字零售并不仅仅只是体现在零售行业本身,它还涉及到与零售相关的各个方面。

这个时候,数字零售其实变成了一个数字经济时代成果的集中展示平台。

千万不要以为这种集中展示仅仅只是展示而已,它还需要将这些行业联接在一起,最终成为一体,让用户可以在其中充分享受到数字经济时代发展的红利。

从这个角度来看,数字零售绝不仅仅只是零售的数字化,还包含了对于其他行业的深度融合与联接。

只有这样,数字零售才能称得上是完整意义上的新零售,而不再仅仅只是简单意义上的零售行业的数字化的改造。

纵然是在死寂的沙漠里依然有希望,然而,希望并不是属于每一个人的,而是属于那些真正掌握绿洲方向在哪的那些人。

在当下的行业里,数字零售正是这片贫瘠沙漠里的绿洲,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到达绿洲,真正能够找到绿洲的那些人,属于那些真正明白数字零售方向的那些人。

找到真正可以将数字零售付诸实践的方式和方法,或许才是正确的前往绿洲的正确通道。

于是,数字零售,便成了互联网沙漠里的“绿洲”。

—完—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长期专注行业研究,累计发表财经科技文章超400万字。支持保留作者来源的分享,转载请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