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汾酒资源配置提速,加速冲击茅五洋泸?

作者: 斑马消费 来源: 斑马消费 2020-11-20 08:18

斑马消费 杨伟

今年“吃药喝酒”行情渐长,山西汾酒除了股价涨幅超过贵州茅台,公司内部动作也不断。

日前,山西汾酒再次出手,斥巨资将关联交易最大主体纳入上市公司体系,同时划转两家旗下企业,以进一步理顺治理结构。

错失黄金十年的山西汾酒,在二线白酒品牌阵营沉寂多年,最近几年力推高端化助力业绩高增长,憋足一口气冲击茅五泸洋,也在想尽早找回失去的市场地位。


收购与划转

沉浸已久的山西汾酒(600809.SH),在收购与整合方面再度祭出大动作。

11月19日,公司公告拟以2.65亿元收购控股股东汾酒集团所持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酒业发展区股份有限公司51%股权。收购后,后者将成为公司控股子公司。

杏花村酒业发展区股份主营业务是玻璃瓶生产、销售等,截至今年9月,实现营业收入4.77亿元,净利润0.35亿元。

启信宝显示,这家企业此前由汾酒集团和中汾酒业分别持有51%、49%股权。其中,中汾酒业为民营资本,启信宝显示,中汾酒业有两家股东来自能源投资领域。

公司表示,收购发展区股份是为了减少关联交易。

公开资料显示,公司今年预计全年关联交易在9.65亿元左右,发展区公司累计预计发生关联交易8.66亿元左右,是关联交易最大的主体。

上述同日,公司披露,拟将全资子公司山西杏花村汾酒商贸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无偿划转至全资子公司山西杏花村汾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将全资子公司山西杏花村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无偿划转至全资子公司山西杏花村竹叶青产业有限责任公司。

斑马消费注意到,相比此次收购关联企业,公司这几年更注重整合业务链条,产供销一体化管理便于提升整体运营效率。

在此之前,公司在整合供应链和管理架构方面就有不少动作。

2018年,公司对价1.22亿元收购汾酒集团发展区销售公司51%股权;在2019年,公司收购汾酒集团所持宝泉涌公司、汾青酒厂等8家企业股权。收购完毕,山西汾酒称,汾酒集团资产证券化超过92%。


业绩高速增长

几十年前,山西汾酒与贵州茅台、泸州老窖和西凤酒并称为中国四大名酒。

彼时,无论是在名气还是在市场、规模方面,汾酒一直是行业老大。在上世纪8、90年代,中国白酒市场一瓶难求的是汾酒,而不是如今被热炒的贵州茅台。

1998年山西朔州假酒案发,山西汾酒被波及,销售大幅放缓,从此走入低谷。

山西假酒案的“后劲”不亚于2012年发生的塑化剂事件“放倒”酒鬼酒(000799.SZ)。即便是此后中国白酒黄金十年里,山西汾酒的动作也相对保守,坐看茅五泸洋日渐崛起。

2017年,山西国资改革大幕徐徐拉开,1994年上市的山西汾酒作为首批试点企业,国资方面和汾酒集团均想借助混改红利,将曾经的开国大典国宴用酒再度复兴。

当时参与改革试点,首要解决的就是汾酒集团一股独大的格局。2018年,华润以近52亿元入股山西汾酒,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二者的联姻,与当地国企改革要求相关,也是公司积极向外走、决心二度崛起的一次勇敢尝试。

至少在销售层面,华润零售业务板块里的华润万家、苏果等渠道,为汾酒产品铺货带来了渠道便利。

受益于国企混改以及华润助攻,公司的业绩提速非常明显。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63.6亿元、94.4亿元和11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7.06%、47.48%和25.79%;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52亿元、15.1亿元和19.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6.02%、54.01%和28.63%。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增速达43.78%,远超贵州茅台(600519.SH)11.07%的增幅。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公司成品酒销量从2017年的5.24万千升,增至2019年的12.57万千升。

此外,公司长期疲软的省外收入从2017年的24.09亿元增至2019年的59.60亿元,所占公司收入比重由37.88%增至50.08%。今年前三季度,省外市场收入56.53亿元,占比收入的54.36%。


高端化助力重回第一阵营?

山西汾酒错过中国白酒黄金十年,是造成目前其落后于“茅五泸洋”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7年,山西汾酒“复苏”之时,白酒产品高端化大潮已然来临,公司试图以高端化产品在市场上分得一杯羹。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公司的中高价格产品,主要是青花、老白汾酒产品。中高价格产品销售收入从2017年的37.41亿元跃至2019年的102.97亿元。这3年里,年平均增长率为37%。

今年上半年,公司除了来自省外收入的增长,定位高端与次高端的青花系列亦取得了30%的高增长。

取得这样的高增长,产品提价是一个难以回避的问题。

国开证券一份研报披露,今年上半年,山西汾酒分别在3月、9月上调“玻汾”出厂价到终端供货价,价格较年初上涨约10%;7月1日,上调青花20、30出厂价30元/瓶、100元/瓶,较年初上涨约6%及20%。

这里要说下公司的产品体系,青花汾酒系列和国藏汾酒为高端和次高端,价格带在400-800元;老白汾酒中端,价格在100-400元;玻汾为低端产品,价格在100元以下。

2019年,汾酒产品(包括青花汾酒和国藏汾酒)收入首次破百亿,为102.97元,今年前三季度汾酒产品收入94.08亿元,分别占比各期公司收入的86.53%和90.46%,汾酒产品75%左右的毛利率居公司产品之首。

作为白酒行业里次高端价格带上的主要品牌,汾酒的增长仍然靠对高端产品的扩容。

公司对青花系列的提价,直接影响着业绩增速。

青花系列主力产品是20和30,其收入占比青花系列整体收入的50%和40%。

2019年,青花系列实现收入29亿元,20和30分别有15亿元和12亿元的收入规模,从规模上来看,相比一线白酒企业还有很大差距。

价格方面,青花20和30两款产品,价格带在300-800元,这个价格还够不着普通的贵州茅台、五粮液(000858.SZ)以及泸州老窖(000568.SZ)的头牌产品。

不过,在追逐高端白酒产品的路径上,公司仍在持续突进。就在上个月,公司发布青花30复兴版,价格定位在千元档。1099元的价格比青花30还高出不少,公司还追加3亿元市场费用,用于这款产品的品牌推广。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