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抖音、快手持续猛攻之下,一下科技已彻底掉队

作者: 龚进辉 来源: 龚进辉 2020-11-25 00:05

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秒拍吗?

作者:龚进辉

今天我在刷短视频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现一家公司的名字——一下科技,其打造了秒拍、小咖秀、一直播、波波视频等爆款产品,曾经风光无限,如今在直播、短视频的大潮之下,一下科技逐渐掉队已是不争的事实,令人唏嘘不已。

先说直播,一直播是一下科技布局直播赛道的拳头级产品,于2016年5月正式上线。上线之初,“千播大战”正如火如荼地开打,外界质疑一直播入局时机较晚,前景或不明朗,但一下科技掌门人韩坤并不认同,反而对一直播寄予厚望。

当时他预言,最多到2016年底,直播大战就会见分晓,大洗牌无法避免。与其说韩坤在预测直播行业趋势,不如说他在暗示一直播将是直播大战的幸存者,剩者为王。如今,回头来看,他的预测并不准,甚至可以说完全误判形势。

时至今日,直播大战不仅没有结束,反而愈演愈烈,市场格局走向仍存在诸多变数。同时,一直播并未成为这场直播大战的幸存者,反而在2年前就已早早出局。2018年9月,一直播被出售给一下科技战略合作伙伴微博,一下科技从此退出直播江湖。

遗憾的是,从一下科技手中接过接力棒的微博,2年下来,并未让一直播做更好的自己,跻身直播赛道主流玩家行列,而是逐渐沉沦,既死不了也做不大,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状态。在我看来,无论是一下科技时代还是微博时代,一直播在经历短暂的高光时刻之后就显得后劲不住,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微博光环效应在逐渐减弱。

众所周知,直播的核心在于互动,是个强社交属性的娱乐方式。不可否认,微博流量优势明显,也拥有可观的明星和网红资源,但其平台属性是强媒体、弱社交,无论是明星还是粉丝,会使用内嵌在微博的一直播进行直播或观看直播,待新鲜劲过后,加上直播不固定,不可避免面临流失。

至于网红,则被视为直播平台的核心资源,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一直播的优势并不突出,微博对其重视程度、扶持力度均不如其他直播平台。因此,用户在一直播观看直播更多只是尝鲜,还是习惯在抖音、快手、斗鱼、虎牙等平台与认可的主播持续互动,导致其活跃用户上不去。

再说短视频,一下科技先后推出秒拍、小咖秀、波波视频三款产品,对发力短视频赛道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曾几何时,其的确成为短视频市场的领跑者,但在2017年后就陷入困境,重量级劲敌争相入局使其腹背受敌,行业排名一降再降。具体来看:

小咖秀于2015年5月上线,定位于草根娱乐视频UGC平台,产品特色包括对嘴、合演、原创、鬼畜四大趣味表演方式。其中,对嘴表演是柄双刃剑,既最受用户欢迎,也制约小咖秀后续发展,最终成为昙花一现的现象级产品。我认为,小咖秀本质上是一个让用户化身戏精的短视频平台,主打“人生游戏全靠演技”。

事实上,戏精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对创作者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他们不得不挖空心思构思表演创意,而且当戏精的动力在逐渐递减,毕竟没人愿意一直当戏精。对于用户来说,审美疲劳是个很现实的问题,新鲜劲过后很容易流失。因此,你会看到,小咖秀只在2015年短暂火爆一阵,往后几年一直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

时至今日,真正关心、使用小咖秀的用户越来越少,与当初的繁荣景象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今年9月,小咖秀因侵害用户权益未整改而被工信部下架,面子上挂不住,考虑到其活跃用户本就所剩无几,这一打击无异于雪上加霜,让人不禁一声叹息。

至于秒拍、波波视频,它们的发展轨迹更加让人惋惜不已。2017年初,上线较早的秒拍还是短视频领域老大,领先优势较为明显,但随着抖音、快手的迅速崛起,秒拍逐渐掉队。回头来看,秒拍的败局早在2017年就已注定,不是其不努力,而是其对手过于强大,因为2017年是抖音和快手低调沉潜、积蓄能量的关键一年。

2018年春节,起势后的抖音迎来爆发式增长,没过多久,快手也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均将曾经的王者秒拍狠狠甩出N条街。那一年,秒拍逐步跌出国内短视频应用排行榜前十。不过,韩坤对短视频的前景依然看好,2018年5月,他直言2018年短视频风口依旧强劲,并于2017年9月悄然上线全新短视频应用波波视频。

波波视频定位与西瓜视频相似,主打资讯类视频,一下科技内部对其非常重视,投入力度很大。而波波视频在重磅资源的持续加码之下也不负众望,发展态势非常喜人。猎豹全球智库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App榜单》显示,波波视频超越秒拍,成为仅次于火山小视频的短视频榜单前五的平台。

但好景不长,在韩坤发表慷慨激昂的表态2个月后,即2018年7月,网信办的一纸整改通知彻底改变这一格局。当时,网信办整改19家短视频平台,其中秒拍、波波视频、56视频等5款应用处罚最为严重,为无限期下架。一下科技两款应用上榜,损失惨重,尤其是被寄予厚望的波波视频,刚发展起来就遭受沉重一击。

79天之后,即2018年10月,秒拍、波波视频整改完成恢复上架,但短视频行业已是另一番光景,抖音、快手日活跃用户双双破亿,微视在腾讯加持下奋起直追,阿里、百度等巨头也在加码短视频,整个短视频行业已然成为一片红海。韩坤发文称,“心怀感恩,重新出发”,但无论对于秒拍还是波波视频,行业变天无疑是最大的挑战,想要重拾过去辉煌并非易事。

一个扎心的事实是,随着短视频战火越烧越猛,整个行业呈现出巨头主导的格局,犹如神仙打架,这对于缺少强大靠山的一下科技来说非常不利。或许你会说,一下科技有微博,微博是其靠山不假,但不够强大是一大硬伤,不足以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巨头相抗衡。

如今,整改后的秒拍、波波视频已重新出发整整2年,并未成为搅动市场格局的鲶鱼,更加无法撼动抖音、快手的领先优势,后者依然无比强大,准确来说是越来越强大,就连背靠腾讯的微视与它们竞争也显得有心无力,家境平平的秒拍、波波视频破局难度可想而知。

极光发布的《2020年Q3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今年9月,头条系和快手系短视频应用稳居行业top 10榜单,呈现霸榜态势,分别拿下4席、2席,微视仅排名第7,而秒拍、波波视频均未跻身行业前十,处境极其尴尬。恕我直言,它们已彻底掉队,想要咸鱼翻身、迎头赶上,越往后机会越渺茫。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不算2年前一直播出售那场并购案,一下科技已足足4年没有斩获新的融资,其上一轮融资还要追溯至2016年11月,彼时喜提5亿美元E轮融资。尽管一下科技不用为生计发愁,但迟迟不补充弹药,无形中使秒拍、波波视频在日常经营中束手束脚,不可避免在短视频竞争中处于下风。

要知道,为了扩大市场份额,抖音、快手砸钱力度那叫一个狠,前者冠名N个综艺节目,后者傍上央视春晚的大腿。而随着抖音、快手争相启动上市,一旦成功上市补充弹药,一下科技在短视频赛道的地位或将进一步下滑,市场份额将进一步向两大头部玩家集中。

其实,韩坤对于短视频发展趋势的预言非常准确,不光2018年风口强劲,时至今日依旧保持只增不减的良好发展势头,但行业大环境再好,与彻底掉队的一下科技没有太大关系,在短视频竞争白热化的今天,其能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算不错。

我注意到,一下科技最新定位已变成“领先的移动视频技术与服务提供商”,技术竟然放在服务前面,某种程度代表其对继续角逐短视频已力不从心,侧重点放在输出移动视频技术上。而考虑到移动视频服务是老本行且前景好,韩坤肯定不愿意轻易放弃,仍在强行苦撑。

当然,不管他承不承认,在风起云涌的短视频江湖,落后基本代表出局,真正属于一下科技的机会已然不多,未来或难有大作为。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