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集团并购后遗症爆发,国资撤离加剧流动性危机

作者: 斑马消费 来源: 斑马消费 2020-11-25 08:16

斑马消费 陈碧婷

山东济宁富豪邱亚夫,正在独尝跨国收购带来的苦果。

10年来,他主导在全球大肆“扫货”,将英国、瑞士、日本等国的多个服装奢侈品牌纳入囊中,耗资近400亿。

买买买的成果斐然,邱亚夫喜提“中国版LV”,但很快进退两难。

近半年来,邱亚夫实际控制的如意科技,流动性危机早已尽人皆知,上市公司如意集团又显疲态。

斑马消费注意到,如意系企业的优势是纺织业务,此前对于运营奢侈服装品牌经验较少,通过收并购式扩张,颇有些急于上牌桌押注的味道。


流动性危机显露

如意集团(002193.SZ)主营业务是服装、棉纱和纺织业务等,是邱亚夫实际控制的4家上市企业之一。

公司的业务位于服装行业上游,在今年疫情和进出口等因素影响之下,业绩急转直下。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19亿元,归母净利润0.2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31%和-70.89%。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公司海外市场业务已对今年收入及回款造成不利影响:外销业务实现收入0.74亿元,同比下降66.99%,内销收入实现收入4.15亿元,同比增长10.58%。

从产品来看,今年上半年,公司的羊毛、精纺呢绒、服装收入同比分别下降100%、66.98%和40.79%。

收入大幅下降,公司流动性备受考验。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3.26亿元,短期债务高达13.94亿元,在手货币资金难覆盖短期债务。

2019年底,公司的流动性危机就已显露出来。当时,3.61亿元货币资金实难应付14.03亿元的短期借款。

至于造成流动性危机的原因,监管层直指公司直接或间接与控股股东如意科技频繁的资金往来,质疑公司大量资金被占用。

早在2019年报中,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向中小投资者提示公司骤增的预付账款、其他非流动资金流向关联方,以及通过应收账款向关联方输送利益之嫌疑。

11月21日,公司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表示,公司入伙维信基金出资10.99亿元事项被动构成与关联方的资金往来,但否认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另外,公司与如意科技及其关联方发生日常性关联交易金额合计6.23亿元,是借助如意科技及其关联企业终端销售网络销售产品。


“救星”离场

相比如意集团,控股股东如意科技的流动性危机更甚。

如意科技持有如意集团23.19%股权,是其控股股东。不过,如意科技所持股权已被多地法院轮候冻结。

现在来看,如果不是年初济宁城投抽身离开,如意科技面临的流动性危机可能不会爆发,或者,没那么快到来。

2019年10月,如意科技引进国资背景的济宁城投“救火”。

彼时,济宁城投以对价35亿元受让北京如意时尚持有的如意科技26%股权,成为如意科技第二大股东。与此同时,济宁城投还为如意科技的“15如意债”提供不可撤销担保。

由于国资参与“背书”,使得如意科技的债券兑付一时度过险境。

然而,今年2月,二者的合作突然戛然而止,济宁城投将所持股权25.99%以对价1元转让给如意科技,仅保留0.01%股权。

双方“翻脸”直接导致“19如意MTN001”利息未能按时兑付,如意科技债务危机随即爆发。不仅如此,济宁城投还向法院申请冻结如意科技所持济宁高新44.21%股权。

济宁高新是邱亚夫用于收购美国莱卡集团的主体。去年1月,如意科技完成对美国莱卡集团的收购,成为美国莱卡集团的控股股东之后,如意科技随即将其推上科创板上市。

2019年6月,如意科技还举行过莱卡集团科创板上市启动仪式。上市计划官宣半年后,遭遇济宁城投的“干预”,上市一事或暂时搁浅。

目前,如意科技首要问题是债务危机,截至今年9月,如意科技的融资能力一度受限,其持有如意集团股权全部处于冻结及质押状态。

媒体报道称,今年下半年,如意科技的18如意01、15如意债、17如意MTN001等债券将陆续到期,合计44亿元。

启信宝显示,如意科技已被多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且涉及上百起买卖合同、借款合同等法律纠纷,实控人邱亚夫已被限制高消费。


400亿全球收购难“消化”

很难想象,邱亚夫一手主导的全球式收购,让如意科技从山东腹地一家民营企业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轻奢品牌控股集团。

2010年,如意科技斥资收购日本第一大服装品牌运营商Renown,从此开启急速的扩张之路。自此之后,公司收购轨迹横扫欧亚两大洲,陆续将法国、英国、日本等超过20个时尚品牌纳入囊中。

斑马消费初步统计,如意科技旗下品牌包括瑞士奢侈品牌Bally、日本RENOWN、德国PeineGruppe、法国轻奢集团SMCP、英国品牌Aquascutum雅格狮丹、香港利邦、美国LYCRA莱卡等。

截至目前,邱亚夫实际控制如意集团、香港利邦控股(00891.HK)、法国时尚集团SMCP和日本Renown等4家上市服装企业。

收购这些企业和品牌代价也不菲,媒体公开报道估算已耗资400亿元。

公司的产业链条覆盖服装市场上下游、品类多样性以及品牌国际化,在中国服装市场独此一家,也因此,如意科技被称为中国服装界的“LV”。

然而,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在邱亚夫声势浩大的收购动作之下,不少走下坡路的企业和品牌被纳入公司体系内。这些品牌在中国没有知名度,也无强势的销售渠道,未在中国市场获得很好的突破。

意外还在发生。

公开报道显示,旗下日本Renown因疫情冲击导致销售额下降,Renown唯一的“救命稻草”,是如意科技旗下公司恒成国际53亿日元的应收款未收回,直接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公司于今年6月从东京证交所摘牌,成为日本首个经营破产的上市企业,这也意味着邱亚夫失去东京证券市场的融资平台。

另外,公司斥资1650万美元收购的以色列高级男装品牌Bagir54%股权,如意科技并未按照原计划付清收购尾款。今年,由于大资方如意科技缺位,Bagir宣布破产清算程序,已从伦敦证交所摘牌。

今年3月,有消息曝出如意科技收购的Bally品牌,承诺的6亿美元融资未到位,Bally品牌一度被成为公司的“脸面”,目前也没有任何市场动作。

从这10年陆续收购的品牌矩阵来看,邱亚夫本意是实现从纺织业上游延伸到高附加值的时尚品牌运营业务,从供应链走向纵深布局。彼时勾画的蓝图虽好,最终没能梦想成真。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