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地栖居在赛博世界:人间烟火中的EMUI设计美学

作者: 脑极体 来源: 脑极体 2020-11-29 18:01

审视一个手机操作系统UI时,大家会不会发出和我一样的疑惑:美则美矣,但更换一张壁纸、一套主题,能让我的生活发生什么本质的不同吗?这种设计,会不会在下一次系统更新时又被推翻呢,值得我专门学习一套新的交互习惯吗?

究其本质,操作系统的交互之美,从来都不应该是一种跟随、迎合、眼球艺术,而应该是超越。

用哲学家赫伯特·马尔库塞的话说,美应该具有某种超越形态的功用性,即用于灵魂或者心灵,描绘一种解放人生的图景和展望。

在他看来,科学技术促进了社会的进步,文明的发展,给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自由,但也可能对人的生命出现束缚和禁锢。而美和艺术则是人类摆脱异化、复归人的本质的必由之路。

从这个角度看,当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被主动或被动地禁锢在这个小小的长方体盒子之中,怎样抹平科技理性与美学艺术在当下的对立,才应该是智能操作系统所需要去思考的。

比方说,我希望手机操作系统交互能洞察我心,在工作和生活中成为与我朝夕相处、强有力的伙伴,在焦头烂额的时候拉我一把;它也应该在各种细节中彰显我的品位,让美不再是一种虚幻的、需要走进艺术殿堂才能感知的概念,而是一个赛博世界中的我的完美化身。

我的朋友小王,是城市里最普通不过的一个“打工人”,也是一个智能手机常年不离身的的老“赛博人”了。从他的生活中,我想跟大家一起寻找你我在技术理性时代所能抵达的和谐之美。

美,有人情味的实用主义

许多哲学家都有一个观点:美是一种自然的和谐。这种更高层的逻辑,或许能够让我们在第一眼视觉之外,用一种更直戳本质的态度去审视手机厂商想要塞给大众的设计理念。

小王曾经在连续加班半个月之后,终于可以早点下班了。今天也是他的生日,好好休息享受一个人的夜晚,是小王唯一的渴望。奔驰在高架桥的车流中,客户突然发来一个修改需求,小王连忙改完,电脑却怎么也连不上手机热点,一边是群里在连环夺命催,一边是Windows与移动系统之间无形的壁垒,焦急之中的小王瞬间被生活的手忙脚乱击溃了,在网约车上大哭起来。

摧毁成年人的往往就是这么一些看似无关重要的小细节,而治愈人的力量也来自细节。

如果小王在去年更新了EMUI11就会发现,华为已经将1+8+N的跨设备交互体验集合到了一体。

借助分布式技术,EMUI11可以将手机、Pad、智慧屏等等,组成一个超级终端。这个一体化的设备,可以搭成连续的服务,不需要做什么复杂的网络连接配置,就可以完成一致的动作反馈和服务。

比如像前文那种情况,小王只需要将华为Mate40拿出来,与支持多屏协同的华为笔记本轻轻一碰,就可以完成资源访问。

这种不同硬件之间能力调用和组合,打破了硬件之间的物理隔阂,也将用户从一个个手忙脚乱的泥潭中拖拽了出来。背着大包小包奔跑在赶高铁的路上,你的车票信息可以在手表上提醒,用抬腕取代了取手机、解锁屏幕、打开App、查看信息等一系列复杂操作;

商务会议时投影仪突然出现了问题,对面坐着大眼瞪小眼的客户和同事,你默默拿出搭载了EMUI11的手机,将它变成电子白板,一键投屏演示讲解,避免了一次“翻车事故”。

从体验的设计角度来看,你认为这个超级终端是一种美学体验吗?还真是。

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家约翰·杜威开辟了实用主义美学的先河,他认为,工业设计亦是实用美学的核心。对笨重、粗糙的大工业、大机器的改造和完善,让设计不再仅仅是形式与艺术美的追求,而是实用性、便捷性的需要。其中最为经典的就是“少即是多”的包豪斯风格,追求便捷、标准,将设计语言与普通个体连接在一起的,正是这样一种美学。

正如华为设计师所说,交互设计关注的是用户真正在平时使用时,润物细无声的体验,而好看就是一眼吸引你的那部分,EMUI作为一个系统,除了好看,还要好用,这是从表面到内部的过程。

从EMUI11的“一体化”体验之中,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正是智能硬件的联动便捷之美。

美,舒服地徜徉在数字丛林中

让我们继续小王的故事。

终于回到家里,小王一眼看到买回来半年就开过几次的电视,准备发挥一下它的余热,就着外卖看一部电影。刚刚打开,习惯了智能手机UI简单交互的小王对着电视屏幕就是一个头痛。这台号称智能的电视里装满了各种栏目、应用、标签,翻找了半天之后小王选择放弃,用手机投屏了一部躺在收藏夹很久的电影。

当然,投屏效果并不理想,因为不同硬件、不同操作系统,导致倍速观看、弹幕等等观剧必备功能都被阉割掉了。“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充满了不完美吧”,小王想。

我知道我知道,让电视拥有和手机App一样的功能只要操作几个步骤,打开电视盒子,下载一个App,登录账户,选择视频就可以了……只是,如果你也体会过下班回家躺在沙发上疲惫到手指都不想动的心情,也许你会理解,EMUI11的一致UX设计,给小王们带来的是什么。

用一句歌词形容,是“窝在被子里的舒服,却又像风,琢磨不住”。长期以来,手机厂商聚焦的设计重点都是手机,但越来越多的智能设备需要与手机交互,那些体验沟壑怎么办?EMUI开始围绕华为1+8+N,去思索“8+N”设备怎样拥有跟手机一致化的体验。

比如针对电视屏幕中许多内容堆叠在一起的视觉画面,用户在寻找内容的过程中很容易信息过载,那么手机中的沉浸式界面能不能借鉴过来呢?EMUI就在智慧屏里设计了一致的通知和控制中心,以及必要的常用功能切换,护眼模式、视频源切换等。

黑格尔认为,人与自然的本质性关系就是统一,从EMUI在跨设备一致性体验交互的追寻中,不难感受到一种人在数字丛林中灵活、自如、一致地流动的舒适之美。

美,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

科学与艺术,它们曾经对立过。在以科学为核心的理性主义处于主导地位的时代,比如诗人卢梭就曾感触到了科学技术对人性的腐蚀与摧残,激进地全盘否定技术。

小王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卢梭所说“诗意地栖居”的感觉了。

他躺在床上,准备查阅一下后续几天的行程安排,点开手机日历,发现升级后的日历是不再是左右平移了,而是一种一镜到底式的动效,比起原本没有界面元素空间信息的画面,可以很轻松地找出特定目标。他不知道,为了让他节省这一秒,EMUI的交互设计师做了1000个小时的实验。

EMUI的设计发现,手、心、眼三者是一致的感觉,才是用户在使用过程中会觉得最舒适流畅的。尽管用户感受不到背后的科学依据,但身体的疲惫会清楚地告诉他们使用感在变化。因此,华为开始将人因研究引入到视觉设计当中。从最基础的颜色对比度、字号显示,再到大量的手机动效,页面和页面之间的切换和跳转等等,综合研究人、设备、环境这些因素怎么与设计上的要素组合,让操作更加舒适、高效,用户对于信息的感知更加及时、流畅。

比如改变了小王日历阅读体验的转场动效,就是借助一个叫做眼动仪的设备,用实验的方式记录用户观看不同手机动效时的眼动数据,发现用户在搜索关键信息时,先要建立起界面元素的空间关系,然后再去找目标,过程杂乱的话注视点的分布就比较杂乱,导致搜索效率降低。

EMUI人因研究团队将这一用户非常细腻而微小的体验变化放大,进而在EMUI11中进行了改变,利用前后两个界面共享的内容或共享的区域编排过渡效果,保持视觉焦点的连续性,在一镜到底的转场动效下,用户在日历界面中搜索目标的平均时间比普通转场动效缩短了1.2秒。

同样的人因研究,还出现在手势操作功能当中,EMUI的人因研究团队用程序记录不同手势操作时的报点数据,积累了15000多次的滑动测试,通过数据分析,提炼出量化的规律,研发团队把它变成识别的规则,让系统能够精准识别出一些看似相似的手势操作。

在科学技术发展的很长一段时期内,难以避免地走向反人本主义的境地,形成了科学与人相互对峙的局面。那么,这种对立是否能被抹平呢?有意思的是,美学的很多内容都是从人类学中流变而来的。而EMUI用人因研究的科学手段所支撑美学体系告诉我们,一切皆有可能。

美,让人诗意地栖居

我们提到了许多交互上的美学体验,原因无他,智能手机的主线和根本,是保障用户在视觉设计上的感受,而不是一味追随视觉上的好看。

比如“打工人”小王,日常最关注的手机能力,是处理工作时够不够流畅、文件保存容量够不够大、电池续航够不够支持移动办公。壁纸、logo、色彩是不是够美,小王表示并不那么在乎。

当然,功能与效率上的至美,并不代表颜值不重要。美的表现,也可以是外放、直接,让人一眼惊艳的。

即便是理工直男小王,也觉得EMUI11最新的星空彩绘主题还挺好看的。在候机休息的间歇,盯着超级快充的泡泡提醒特效,小王也会暂时陷入一种视觉愉悦享受之中。隔空操作截屏的时候,给朋友发一张“奸笑”的表情,小王时不常会被这些带有情感温度的细节所感动,仿佛生活中随处可俯拾起的小惊喜、小乐趣。

为什么大家都说“颜值即正义”,因为美有时候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是我们俯身捡起六便士的时候,抬头能看到的那轮美丽的月亮。

而为了让美学思维变成这些感动人的小细节,EMUI的设计师几乎都患上了“强迫症”。就拿那个贱兮兮的“奸笑”表情来说,他们做了N个版本,因为第一个版本是轻微奸笑,没有特别挑衅或者内心的奸诈,最后这个版本,因为眉毛往上走一点点,用户会觉得比较俏皮,有一种挑衅的感觉在里面。这些小小的优化直接影响了最后表情的表达。

再比如充电动效,就用透明、晶莹剔透的液态感觉,来打造一种流动的沉浸感,超级快充不再只是用文字显示,还给小气泡们加上了一种龙卷风旋转上升的质感,一眼就感觉到电流在朝手机奔涌而来。

很多时候我们强调艺术,强调美感,本质都是在呼唤人性的回归,抗拒科技对人的本质的异化,而用美感抚平这种割裂感,让人能诗意地栖居在数字世界,是今天操作系统必须去思考并回答的话题。

将美学浸入基因:EMUI的均衡美学

讲了许多美学定义产品的思路,大家可能会发现,这既是一个复杂的话题,不同的人、不同的美学认知都指向千差万别的设计思路;这同样也是一个简单的问题,那就是追寻一种自然的和谐,其中包括了割裂数字世界与一体化体验的和谐,效率与视觉的和谐,科学与艺术的和谐。将它们都均衡在一起,让交互美学与产品开发相互成就,就是EMUI在做的事。

这也是一件没有多少人能走、敢走的路。

比如用分布式技术来支撑跨终端交互的一体化美学,并不是升级一个主题、改变一种设计风格所能够改变的,它需要更加底层的技术创新,支撑起终端能力的打通,这是EMUI的美学骨架;

用设计美学满足全球各种用户对智能产品的“颜控”,精致UI,是EMUI11给产品披上的华服,视觉、动效、交互、声音振动和动效的多感官协同,让大量对于美学的主观判断得以被科学所证明、所推动,这是EMUI令人回味的皮相;

而追溯到本源,将美学与人性相结合,回归智能设备的本质与外延,在易用和好用的基础上达成共识之后,再叠加美和艺术,这种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已经融入了EMUI的基因。

美很复杂,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理解;美也是统一的,凡是让人们觉得舒适、自由、愉悦的,都是美的化身。

智能终端是信息获取的工具,是生产效率的载体,当然也是我们生活必不可少的伙伴。所以,技术、能力、美学,缺一不可。在设计EMUI11的时候,华为提出了三个主张:一致又一体、轻量又高效、精致又个性。这个贯穿了EMUI美学旅程的排比句,也在润物细无声之中默默向我们倾诉着:科技从来不是美和艺术的阻碍,而是独树一帜的力量,是生活之美的真正养料。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