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留下的“烂摊子”,拜登该如何收拾?

作者: 杨国英 来源: 国英观察 2020-12-02 20:59

文/杨国英

无可奈何花落去。

这是特朗普的近期心境。

没有办法,在司法部长巴尔宣布“美国大选没有大规模舞弊”之后,特朗普必须正视现实。

正视现实,但心有不甘。

昨天,在白宫举行的圣诞晚会上,特朗普向支持者暗示:他正准备参加2024年大选。

其实,过去三周,围绕大选,特朗普一直在反复折腾,一直在不认输,先是在美国国内闹腾。

然而,又将纷争闹腾到国外:

1,更换美国国防部长,任命原反恐中心主任米勒担任国防部长,而米勒一上任,就对中方施压,美国侦察机深夜逼近南海。

2,美国财政部加大对中企的制裁力度,借口是“中国电子进出口公司”(CEIEC)支持委内瑞拉。

3,默许和纵容对伊朗顶级科学家的暗杀,11月27日,伊朗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惨遭暗杀。

特朗普如此闹腾,没有别的原因,而是在大势已去后,进行最后的挣扎。

挣扎的目的是:特朗普希望留下他的“政治遗产”,同时给继任者拜登埋下地雷,以图东山再起。

所谓的特朗普“政治遗产”,概括起来无非两个:一是美国优先,二是美国制造业优先。

这两大优先结合起来,其实就是“美国底层民众优先”,这也是特朗普的政治诉求,不论其初心是真是假,至少,形式上是这样的。

过度强调美国利益,过度强调美国制造业利益,这又必然要导致了两大后果:

一是去全球化,全球其他贸易伙伴凭什么仅让你优先,尤其是全球最大贸易国的中国;

二是去金融化,制造业优先,这必然会导致美国华尔街金融力量、以及与金融力量相呼应的科技力量的集体反扑——因为,科技力量的崛起,本身就是金融力量推动的。

所以,比较一下特朗普时代的中美政治诉求,对各自国内的诉求,是基本相似的,都是强调底层民众的利益,都是强调制造业、避免过度金融化。当然,从结果上看,中国显然处理得更到位。

特朗普时代的中美政策诉求,国内政治诉求是相似的,国际政治诉求却是截然不同的——美国优先导致的去全球化,对中国显然是不利的——但是,这事实又不构成当下全世界的主导性矛盾。

当下全世界的主导性矛盾,表面上看,是国与国之间的矛盾,但事实上,却是资本与普罗大众的矛盾。或者说,所谓的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其实,仅仅是资本与普罗大众矛盾的投影而已。

一定要认识到这一点,否则,你注定无法预判未来。

那么,再过一个半月,建制派的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之后,全世界将会发生什么?美国国内又将会发生什么?

1,全球冲突将有所缓和

毕竟,资本是没有国界的,没有国界,资本才能获益更多。而拜登,至少在形式上,是代表美国金融资本和科技资本利益的。

所以,明白了吗,为什么伊朗在顶级科学家惨遭暗杀之后,没有立即启动报复措施,这是在等拜登上台之后主动调和。

而如果不出意外,华为公主孟晚舟,在拜登上任后的未来半年内,大概率将判无罪释放。

2,美国国内冲突无法缓和

制造业的空心化严重,贫富阶层的分化严重,美国走到今天,其内部深层次的矛盾,没有大规模的社会变革、以及由此形成的社会洗牌,绝对是无法解决的。

更何况,现在美国仍然面临着疫情的巨大冲击。

所以,大历史的转折,积重难返到一定的程度,基本是无解的,当下的美国就是如此。而不同政治人物的不同政治诉求,到了这一阶段,充其量,也仅是缓解不同阶层的焦虑罢了。

所以,基于大历史观,我们还是有必要感慨,今年,我们对房地产的抑制,对金融乱象的处治、对资本边界的厘清,这是多么的重要。

响应民生,避免阶层过度分化,我们正在提前调整。

以守为攻,行稳致远,未来10年,中美势能必定转换。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