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民企老板“掌控”了这家百亿央企?

作者: 螳螂财经 来源: 螳螂财经 2020-12-08 18:27

记者按:

2014年9月至11月,央企中国普天旗下的上市公司上海普天邮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普天”)因与多家贸易壳公司操纵虚假贸易被上海证监局责令改正,并给予警告。6名高管被纪检监察部门依法查办,上海普天最终退市。

殷鉴不远,中国普天本应引以为戒。可谁能想到,仅仅3年后的2017年,中国普天旗下的另一家子公司又以同样的方式重蹈了上海普天的覆辙,而这一次,竟然给中国普天造成了高达11亿元的国有资金损失!

今年5月,网络上突然流传一篇针对国务院国资委直属央企、净资产超过百亿、拥有5家上市公司的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普天”)的公开信,题为《究竟是谁的普天?——邝敬之·三问普天集团的公开信》。

该公开信矛头直指中国普天的多名前任高管以及国内A股上市公司河南银鸽实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鸽投资”或“退市银鸽”,证券代码:400094,现已退市)的“幕后老板”孟飞。

据公开信显示,举报人掌握大量证据证明两家公司之间存在每年超过20亿元“融资性闭环贸易”,仅不到三年时间就造成累计高达11亿元国有资金损失。

记者就此深入调查后发现,这极有可能是一个民企老板肆意“操控”百亿央企,里应外合谋取个人巨额非法利益的贪腐“窝案”。

“中国草浆第一股”正式退市

银鸽投资的前身是漯河市第一造纸厂,始建于1967年,现有职工近3000人,有着“中国草浆第一股”的美誉。银鸽投资生产的“银鸽纸”曾是《毛泽东选集》和全国中小学课本专用纸。

正是这样一家主业清晰、业绩出众的上市企业,却从2017年开始接连被爆出“巨额违规担保”、“操纵二级市场”、“巨额闭环融资性贸易”等严重问题。今年5月18日,中国证监会对银鸽投资严重违法违规立案调查。今年8月20日,银鸽投资正式公告退市,退市后公司简称为“退市银鸽”,股票代码变更为400094。

“退市银鸽”遭遇的这一切,都与一个名叫“孟飞”的幕后老板脱不了干系。

孟飞,男,河南开封人,46岁,银鸽投资公开实际控制人孟平的儿子。自2017年至2020年,孟飞一直是真正控制着上市公司生产经营的“幕后老板”。公司退市后,孟飞开始走上前台,目前担任“退市银鸽”的董事长一职。

除此之外,孟飞还曾在香港上市企业华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讯股份”)担任执行董事一职。根据华讯股份的一份公告显示,孟飞曾于2006年至2016年长期担任中国普天旗下的中国普天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天信息”)国际事业部副总经理。

微信图片_20201208181818.jpg

华讯股份公告显示孟飞曾长期在中国普天任职

据举报人邝敬之介绍,孟飞2016年从普天信息辞职后,随即完成了对银鸽投资的30亿元收购,从央企国家工作人员华丽转身成为民营上市企业的“幕后老板”。

“他收购银鸽的30亿资金都不是他自己的,一部分来自于央企华融集团,另一部分来自于他的前东家中国普天”,邝敬之向记者介绍。

据查,孟飞与云南前省委书记秦光荣之子、华融集团前高管秦岭关系“十分紧密”。因涉及秦岭一案,孟飞曾于2019年3月至7月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留置审查。

“他(指孟飞)以前什么关系都没有,但特别擅于钻营和围猎官员。2006年他进入普天后,利用在普天的职务,不仅与秦岭攀上了关系,还与中国普天的多名前任高管关系密切,并且在辞职后与他们里应外合,以银鸽投资作为套取国有资金的平台,大量开展融资性闭环贸易”,邝敬之说。

银鸽投资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当期营业收入为28.35亿元,预付款项规模为5.87亿元,而在2017年预付款项为1.53亿元。此外2018年,公司应收票据规模达8.33亿元,而2017年为2.05亿元。银鸽投资《2019年年度审计报告》显示,公司当期应付商业承兑汇票更是高达10.3亿元,应收账款余额1.3亿元、应收商业承兑汇票10.4亿元,然而以上巨额应付票据、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均已逾期。

多位投资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银鸽投资近三年财务数据明显存在不合常理的情况,有明显的融资性贸易闭环空转的嫌疑。从2019年财报数据来看,银鸽投资基本也只剩下一个空壳了,公司退市并随后进入破产程序,显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巨额融资性贸易导致这家本来经营良好的造纸企业最终退市,而在整个融资性贸易链条中,央企中国普天则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蹊跷的“融资性贸易”

每年超过20亿元的原材料,被上市公司用商业承兑汇票从央企手里买走,卖给第三方的小型贸易公司;采购合同和销售合同往往是同一天签署,左手买入,右手卖出,转手就是巨额差价。整个贸易过程中,不仅货物没有出过仓储平台,用来承兑的商票也是在到期后甚至逾期后,从链条中某一个环节的企业拆借一笔资金,1-2天之内循环结算,完成所有贸易环节,形成完整的闭环贸易。

交割方式为自提,结算方式为承兑汇票,这是裁判文书网上公示的虚构贸易案中最典型的方式之一。孟飞的银鸽投资和央企中国普天在上下游的木浆、乙二醇等大宗贸易中,正采用了这样一种方式。

微信图片_20201208181844.png

微信图片_20201208181851.png

微信图片_20201208181857.png

从合同中可以看出,前一天买的商品,在第二天就被加价卖出去了

据记者了解,2018年8月到11月,银鸽投资曾向从中国普天的子公司普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天国际”)密集采购了至少约7.85亿元的乙二醇;2018年10月19日,银鸽投资与孟飞实际控制的壳公司河南融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融纳”)签订了两份乙二醇销售合同,合计数量16000吨,单价分别为7400元/吨、7250元/吨,交货地点为“张家港长江国际港务有限公司罐交割”,交货方式为“张家港长江国际网上仓储服务平台交给需方,办理交割手续后需方自提”,结算方式为“预付105天(150天)商业承兑汇票”。

11月2日,银鸽投资与普天国际签订了乙二醇的采购订单,对应每吨单价分别为7200元、7250元、7250元。

有意思的是,上述所有合同的交货地点、交货方式均相同,采购合同和销售合同也往往是同一天签署,甚至出现过先卖后买的情况。货物没出仓,已经在多家公司手中走了一圈。

微信图片_20201208181903.png

先卖后买、同一天转手的订单不止一两份,而且大部分订单的结算方式均为商业承兑汇票(商承)

举报人告诉记者,银鸽投资开具的商业承兑汇票,被交易过程中孟飞实际控制的某一壳公司在金融机构通过暗保或质押的方式进行融资,获取资金后利用时间差挪作他用,实质上正是违规开展与央企的融资性贸易。

“这个贸易主要的目的并不是上市公司业绩,也不是做利润,而是为了进行融资套现,利用上市公司以及央企的信用,进行融资从而转移资金。”举报人邝敬之说。

而令人不解的是,作为央企的普天国际配合银鸽投资及多家空壳公司开展每年总规模超过20亿元的闭环贸易,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又有什么特别的好处呢?

对此,举报人说:“套现的是孟飞和他在中国普天内部的利益网,而他们套现的资金来源正是国有资金!”

根据银鸽投资今年7月3日发布的涉诉公告显示,截至目前,银鸽投资已经累计拖欠普天国际货款11亿元,且银鸽投资已经毫无还款能力。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一份案号为(2020)京民辖终102号的裁定书显示,普天国际已经起诉银鸽投资及提供担保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漯河银鸽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鸽集团”),要求支付拖欠货款9.89亿元,连同违约金、诉讼费等累计11亿元,而孟飞实际控制的银鸽集团却一直以管辖权异议为由不断提起上诉,试图继续拖延诉讼正式审理的进程。

一边是普天国际在努力通过民事诉讼渠道尝试追回11亿元国有资金损失,另一边是孟飞在想尽千方百计拖延诉讼程序。然而实际上,据记者了解,即使法院判决普天国际胜诉,银鸽投资和银鸽集团也早已没有一分钱能偿还普天国际了。因为除融资性贸易之外,孟飞还曾凭借上市公司提供的担保,从多家金融机构贷款高达24.3亿元,而这些金融机构累计高达约24.3亿元的债权都排在普天国际之前。

现阶段,孟飞已经安排银鸽投资进入破产重整的筹备程序,曾经“帮助”过孟飞的中国普天和无辜的多家金融机构都将“血本无归”。

上市公司成了孟飞的“提款机”

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孟飞不仅将银鸽投资用于套取中国普天巨额贸易资金,还肆无忌惮地将上市公司变成了自己肆意操纵股价的“提款机”。

举报人邝敬之告诉记者,他多次向证监会、河南监管局、上海证券交易所等单位实名举报孟飞、宋媛媛(孟飞之妻)等人非法操纵上市公司股价的违法行为。据他介绍,2018年7月,孟飞、宋媛媛联系好友洪刚,提出希望其帮助操纵银鸽投资股价。但由于当时孟飞资金紧张,用于操纵股价的2500万元资金,实际是宋媛媛以向洪刚借款的形式,交由洪刚用于操纵股价的。

为了增加该笔借款的担保措施,孟飞指令银鸽集团和其法定代表人胡志芳专门向洪刚出具了《担保保证书》,对宋媛媛该笔2500万元借款出具了无条件的、不可撤销的无限连带责任担保。该《担保保证书》上加盖有银鸽集团公章及法人章(胡志芳)。

微信图片_20201208181926.png

微信图片_20201208181931.jpg

加盖银鸽集团公章及法人章的《担保保证书》

此外,孟飞指令深圳市鳌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鳌迎投资”)向银鸽集团出具了同意银鸽集团向洪刚提供2500万元无限连带责任担保的《股东决定》。

2018年5月16日,银鸽集团与深圳新久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新久会”)签署《银鸽投资配资协议(股票600069)》(合同编号20180610-2),约定由银鸽集团将借款保证金1015万元转入深圳新久会指定账户,随后深圳新久会将出借资金3045万元及银鸽集团借款保证金1015万元共同转入深圳新久会指定的股票操作账户,并由银鸽集团对这些股票账户进行具体操作。此外,双方还约定了配资利息、补仓风控措施、股票账户操作要求等细节。该份协议由双方加盖公章,银鸽集团法定代表人胡志芳亲笔签名。

微信图片_20201208181938.png

微信图片_20201208181945.png

微信图片_20201208181951.png

加盖公章及法人签名的协议

随后,深圳新久会、银鸽集团、胡志芳三方于2018年6月10日签订了上文中《银鸽投资配资协议》的《担保协议书》,约定由银鸽集团、胡志芳两方共同承担还款责任。即胡志芳个人为《银鸽投资配资协议》提供了连带担保。三方在该《担保协议书》上均加盖了公章或签字。

微信图片_20201208181958.png

微信图片_20201208182004.png

加盖三方公章及签字的《担保协议书》

随后于2018年6月11日,孟飞指令位于境外的优品有限公司将港币1015万元转入孟飞指定的贸易公司账户(SHENZHEN MTG TRADE LIMITED),并随后将该笔资金作为《银鸽投资配资协议》中所约定的借款保证金转入了深圳新久会的指定账户。宋媛媛代孟飞向优品有限公司签署了《付款委托书》。

微信图片_20201208182010.png

(部分自然人名单)

此后,孟飞、胡志芳、宋媛媛等人通过深圳新久会提供的陈国兴、王秀琴、刘振勇、黄秀芬等十余名自然人的股票账户对银鸽投资进行了巨量买卖操作,这已经能够非常明显的确认孟飞、宋媛媛、胡志芳等人与洪刚、林保芹、深圳新久会等多个机构和自然人长期操纵银鸽投资股价的严重违法行为。

看来对孟飞来说,与普天国际有着巨额贸易存量的上市公司,也只不过是操纵股价、巨额套现的提款机器罢了。

孟飞与中国普天早有渊源

暂且抛开孟飞从普天信息辞职后的“融资性贸易”问题不谈,事实上,孟飞尚在普天信息任职时就曾经侵占并挪用了大量国有资金。

根据举报人提供的其早在2017年12月就曾向中国普天递交的实名举报信及证据材料显示,孟飞2006年进入普天信息工作后,利用与普天信息、普天国际业务高度融合的佛山市盈昊泰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昊泰公司”)与普天信息进行了大量的关联贸易,而这家盈昊泰公司正是孟飞自己实际控制的贸易空壳公司。盈昊泰公司以卖家身份与普天信息签署大额订单,又以买家身份与不同供应商签订采购合同,增加交易环节赚取巨额差价。

其中,2012年至2014年期间,普天信息作为买方,与盈昊泰公司产生了大量的贸易,仅2013年9月12日签订的一份采购合同金额即达到18亿元之巨。

微信图片_20201208182018.png

举报人2017年12月给中国普天的第一封举报信

相关交易情况在盈昊泰公司2012年及2013年的年度审计报告中也有所体现:2012年,盈昊泰公司对普天信息的应收账款为1.05亿元;2013年,盈昊泰公司对普天信息的应收账款增加为1.76亿元。上述合同及财务数据说明,普天信息与盈昊泰公司存在大额贸易业务的交易关系。

2015年5月8日,普天国际又与盈昊泰公司签订《购销合同》,同时盈昊泰公司还将其持有的北京万恒达投资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质押给普天贸易公司并签订《股权出质合同》办理了股权质押登记,质押担保的债权数额达23亿元整。上述签署购销合同及股权质押的行为说明普天国际与盈昊泰公司存在大额贸易业务的交易关系。

微信图片_20201208182035.png

2012年孟飞与邝敬之合伙经营的盈昊泰公司的股东会决议,上有孟飞签名

按照中国普天的行政级别,彼时孟飞只是普天信息的一名副处级中层干部,却拥有如此之大的能量使得普天信息、普天国际这两家央企骨干成员公司为孟飞私人的盈昊泰公司大开贸易“绿灯”,而且金额都如此之大,确实令人匪夷所思。

记者十分疑惑,当时在普天信息任职的孟飞怎能如此“神通广大”,居然在中国普天呼风唤雨。不仅如此,就连孟飞辞职后用于收购银鸽投资的壳公司,都与中国普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本文开头提及举报人给中国普天的《公开信》显示,孟飞用于收购银鸽上市公司的间接主体深圳市鳌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鳌迎投资”),究其根源,竟也是中国普天现任领导干部的“家族企业”。

通过企查查平台查询可以发现,鳌迎投资执行董事、监事、股东于2016年10月12日由自然人王礼伦、王礼菊等人变更为胡志芳(孟飞下属)、孟平(孟飞之母)等人,该时间点与鳌迎投资举牌收购上市公司平台的时间点相吻合。

追溯鳌迎投资的历史变更记录可以发现,2014年之前,鳌迎投资的监事、自然人股东均为王礼贵(持股50%),而王礼贵恰恰是普天国际深圳分公司现任领导干部。

由此可见,自收购上市公司伊始,孟飞就与其前东家中国普天以及普天国际的领导干部有着紧密的联系与合作,这也为孟飞此后通过普天国际大肆开展巨额融资性闭环贸易铺平了道路。

微信图片_20201208182043.jpg

鳌迎投资变更信息(据企查查截图)

碰不得的“调查禁区”?

采访过程中,邝敬之向记者出示了数十份举报材料。

微信图片_20201208182059.png

举报人曾向中国普天寄出大量举报信

2017年12月,举报人邝敬之第一次向中国普天实名举报孟飞、苏文宇等多名中国普天前高管非法经营同类营业、挪用公款等涉嫌违法犯罪行为。

自2017年至今,举报人累计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务院国资委、中国普天寄去了数十份线索明确、证据确凿的举报信,然而中国普天不仅没有及时停止与银鸽投资的融资性闭环贸易和侵占央企资金及信用的违法行为,反而继续增加了普天国际与银鸽投资的贸易规模,直至今年6月银鸽投资确定即将退市才被迫停止。

在长达3年时间里,中国普天眼睁睁看着孟飞操控银鸽投资与普天国际的融资性贸易规模由小变大;眼睁睁看着孟飞在中国普天乃至国资委内部的利益网由疏变密;眼睁睁看着中国普天的国有资金损失由最初的几百万、上千万,竟然直到今天的11亿元之巨。

“难道孟飞是纪委碰不得的调查禁区?”,采访过程中,举报人多次表达他的疑惑和不理解。

后记:

经调查,确如举报人所言。

2017年12月,举报人第一次向中国普天实名举报时,普天国际与银鸽投资的融资性贸易规模并不大。如果当时国务院国资委和中国普天的纪检监察部门能够重视举报线索,及时制止违法行为,就不会造成今天11亿元的国有资金损失,说不定也能挽救一些“陷得不深”的央企干部员工。

究其原因,无非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孟飞果真“神通广大”,那么其在中国普天内部的利益关系网就绝非“等闲之辈”,而是有一定级别的领导人员。只有这样,孟飞才能在辞职后依然掌控央企的所有贸易运作过程。另一种可能是,各级纪检监察部门的举报线索太多,案件数量巨大,一线办案人员的工作任务繁重,确实没能及时关注到这一重大案件调查线索。

但无论是哪一种原因,从根本上来说,都是中国普天时任主要负责人乃至整个领导班子,以及相关纪检监察部门的重大失误,都是中国普天纪检监察体系的执纪问责制度失灵和案件线索梳理制度失效的体现。

一个民企老板就能“操控”整个中国普天。看来,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和中国普天的现任领导班子,真的应该迅速查办,认真反思,抓紧修补制度漏洞了。

毕竟,反腐一直在路上。

来源/财经热门分享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