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定调!摁住房价,全国学长沙……

作者: 杨国英 来源: 国英观察 2020-12-08 23:37

文/杨国英

长沙,反炒房的榜样,舍此无他。

上周,官方定调:反炒房,全国学长沙。

住建部印发的《建设工作简报》,有一则专题《长沙市落实主体责任稳妥实施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充分肯定了长沙房地产调控的经验,并明确向全国推广。

不是事后诸葛,也不是自我标榜,对于“反炒房,全国学长沙”,我是国内第一个提出号召的(详见去年底的文章《长沙,誓将反炒房进行到底!》)。

而官方的明确定调,这其实也是早可预见的,在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提“房住不炒”后,全国范围内,落实最彻底的城市,唯有长沙。

对于“房住不炒”,长沙不像许多城市,一点也不口是心非,更不搞阳奉阴违。

1,重拳打击炒房人群

限售4年,二套限购,二套房征收重税,严格24个月的当地社保纪录。

长沙的超强楼市调控,在力度上,唯有一线的北京和上海可以对标,深圳、广州、以及全国范围内的二线城市,与长沙相比,都要逊色太多。

从推出时点上,2016年长沙先推出楼市调控的1.0版本,2018年又升级为2.0版本,每一个版本在具体的时间点上,调控力度都引领全国城市之先。

连续重拳出击之下,长沙成为炒房客的“恐怖之城”,被江湖传为:一个让炒房客有去无回的城市。

2,不人为制造土地稀缺

土地财政的恶疾,让众多地方政府无形中,成为饥饿营销的高手。

其实,至少99%的城市,是不缺少土地的,但是,为了高价卖地,地方政府更倾向于“限制供应”,每年挤牙膏式进行土地拍卖,人为制造土地供给的短缺,从而为高地价创造前提条件。

有高地价,必有高房价。

在这方面,长沙土地供应的思维,持续放量供应的思维,无疑是中国城市的一股清流。

2015-2019年,长沙土地供应绝对堪称海量,总面积接近9000万平方米。

2019年,长沙土地供应2600万平方米,而同期,北京土地供应735万平米米,深圳745万平米方,广州1460万平方米……

现在,官方定调,楼市调控,全国学长沙了。

但是,我认为,硬核思维的转变,要远比形式的转变更重要。

硬核思维之一:

一座城市的发展,到底是短期的土地财政重要,还是长期的产业竞争力重要?

限量卖地、不严禁炒房,从而让土地价格卖得高、拍得贵,这远比培育产业、三五年之后才能带来增量税费,要舒服得多,要容易得多。

但是,高地价,高房价,必然会对传统产业形成挤出效应,而除了深圳、上海等,绝大多数城市,如果传统产业不存,新兴产业又如何构建?人才又如何持续流入?

长沙无疑是有远见的。

放量供应土地,压低地价,并兼以严禁炒房,让长沙的平均房价保持在1万元/平米左右——这比江浙90%的县城房价,还要低。

短期或许有损失,但是,四五年跑下来,长沙成功实现了逆势崛起。

在不具政策优势和区位优势的情况下,长沙的常住人口增量,连续多年位居全国二线城市前三,长沙的GDP增速更是持续领先,目前总量已经超过郑州等绝大多数省会城市。

硬核思维之二:

城市发展,到底是民为重,还是形象为重?

这个很重要,曾经,有许多地方政府的主政者,觉得房价低了,没有面子,觉得不搞大拆大建,城市没有形象,觉得不搞高地价、高房价,或有的利益链条无法获得利益。

这种认识,肯定是大错特错的。

城市发展,经济发展,必须是以民为重,尤其是以年轻人为重,要让优秀的年轻人,能够留得下来、呆得下去。

而要让年轻人,愿意留下来,愿意呆下去,首当其冲的就是:一座城市的房价,不能与其可以提供的对等收入岗位,形成严重脱节——比如,过去10年的温州,就是明显的反面教材。

最后,我再提示一下。

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央行前行长周小川近期发表的一篇文章《拓展通货膨胀的概念和度量》。

文章是学术范儿,但是,提议是显明的,周小川建议“将房价纳入CPI”(此前仅是房租纳入)。

这个信号超级明显。因为,如果将房价纳入到CPI,过去10年,我们的CPI真实水平,每年应该在5%以上——这还得了!前央行行长言下之意,房价再也不能任其上涨了。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